青岛档案信息网
|      首  页      |   政 务 公 开  |   馆 藏 介 绍  |   业 务 工 作  |   法 规 标 准  |   征 集 工 作  |   教 育 培 训  |   利 用 效 果 | 
|   青 岛 史 学  |   数 字 青 岛  |   青 岛 大 事  |     特 藏 室    |   藏 品 鉴 赏  |   历史知识库  |   数字档案馆  |   照 片 银 行 | 
|   视 频 青 岛  |   学 者 文 库  |     老 青 岛    |   青 岛 风 情  |   青 岛 景 观  |     展 览 厅    |     English    | 光阴的故事--2020年国际档案日市南特展|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青岛档案信息网 > 青岛史学 站内搜索
从自由港到保税区
——德国青岛实施的自由贸易政策研究
撰稿:杨来青(青岛市档案馆副馆长)   发生时间:2010-05-17
【字号: 【打印】 【关闭】
    德国在青岛租借地实施的自由贸易政策,是特殊历史环境下出现的特殊贸易政策范式,这一政策的核心是德国推行的自由港或自由地区制度。在青岛历史进程中,该政策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对近代中国历史也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青岛租借地自由港政策出台的背景

1897年德国占领青岛后,如何在青岛设关征税成为急待解决的问题之一。189836签订的《中德胶澳租借条约》只是原则性的规定:“中国原有税卡设立在德国租地之外。惟所商定一百里地之内,此事德国即拟将纳税之界及纳税各章程,与中国另外商定,无损于中国之法办结。(1)德国虽然在《中德胶澳租借条约》中没有明确表达其意旨,但此时其将要在青岛租借地实施的自由贸易政策已有腹案。

史料表明,德国策划在中国占领根据地的初始阶段,并没有预先确定实行自由贸易或者自由港政策的预案。18961128德国外交部一份文件曾提到:“如果将厦门转移给德国占领,……要把中国海关移至大陆既然因偷运的危险而将不且实际,而如留它在德国区域内或由德国代征关税而记在中国政府账上,也因实际执行的困难而几乎是不可能的”。(2)可见在这段时间,德国主要考虑的是如何占领中国土地问题,而没有顾及如何管理和经营这块土地,更没有策划一个成熟的贸易政策。

在策划和特别是实施侵占青岛的过程中,德国在青岛租借地经济政策的态势逐步明朗。德国外交大臣布洛夫在18971217致俄国驻柏林大使的机密私函中,吐露了德国在谈判中的要点,对在青岛租借地建立中国海关提出明确的处置办法:“我们要求的要点如下:以长期租借占领接近胶州湾边上的地区,这些地区将围以一个中立化的区域;……我也得坚持指出一件次要之事,但在这方面我们也预期会遇到顽强的抵抗。我是指替代中国政府征收胶州到内地货物的进口税而言。因为赫德爵士所领导的中国海关实际是个英国的机构,我们也愿意在我们区内有一个同样的组织,同样为中国政府征收服务,但由一位德人领导,华人协助。”3)189828德国外交大臣布洛夫在德国议会发表声明,代表德国政府公开声称:“胶州作为一个自由港最符合致德国将来的利益。”实际上是在没有束缚德国行动空间的前提下,间接表明德国政府在青岛租借地将要实施的自由港贸易政策,(4)在中德签订《胶澳租借条约》后,189892德国正式宣布青岛为自由港,正式实施自由贸易政策。

德国在青岛建立自由港、实行自由贸易政策,一般认为是借鉴英国在香港实行自由贸易政策获得成功的经验。但是,仅从借鉴而言,德国并不缺乏经营自由港的经验,德国港口汉堡早已设立自由港。德国的出发点归根结底还是服从于国家利益,也是服务于国家利益的。

青岛租借地自由贸易政策是德国国家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德国国家战略目标决定的,其核心是在东亚巩固和扩张德国势力范围,与西方列强抗衡。德国侵占青岛的直接目的有两个,一是着眼于在东亚建立军事基地,二是在东亚建立一个商业根据地。早在1895915,德国外交副大臣在致驻华公使的函件明确地表述了上述观点:“阁下报告中也顺便提到的问题,即我们能否利用东亚目前的政治形势在该处为我们的商业和舰队占据一个适当基地一点,在此间曾引起详细的讨论。这一目标本身,当然绝对需要”。(5)18971219德国外交大臣布洛夫致德国驻英大使的信件中,这一观点表述的更加清晰:“为德国在东亚多方面的利益,通过获得一个中国海港,来得到一个领土的据点作为许多德国船只、船坞及与内地交通之用——这个思想已多年来在此间成为我们详细讨论的对象。……在一切考虑到的地点中,大家逐渐认识到胶州湾存在的顾虑最少”。(6)在实践中,德国在青殖民当局也是积极贯彻这一战略目标的,“胶州海军管理部门所采取的一切措施都首先着眼于经济方面。在不损害该地区作为舰队基地的军事上的重要作用的前提下,对这一地区的未来具有决定意义的是:首先把它发展为一个商业殖民地,即发展成为德国商团在东亚开发广阔销售市场的重要基地。”(7)

实施自由贸易政策也是德国出于国际斗争的需要所采取的一项外交策略,有助于缓解列强,特别是英国对德国占领青岛的不满。虽然德国在确定将青岛列为占领地点时,已经考虑到这里远离英国和俄国的利益范围区域等因素,但英俄等国还是认为德国的行动影响了自己的利益,英国认为德国打破了其在华的利益格局,俄国认为胶州湾是自己的势力范围,日本、法国也采取了反对的态度,导致德国占领青岛过程中遇到来自列强的阻力,虽然这种阻力不是建立在维护中国权益基础上的。为消除上述影响,德国将实行自用贸易政策作为青岛主要的经济政策,以开放化解列强的疑虑,减少来自各方面的反对声音。德国外交大臣布洛夫在189815致德国驻伦敦大使的电报中提出:“可以假定,德国第一次行使这个临时性的主权可能是宣布胶州为一个自由港,我们将设法使胶州成为东亚自由贸易的最重要地点之一。在这方面,我欲极机密地着重指出一个特点:即在交涉过程中,德国曾经向我们也曾向华人竭力想促成胶州只对德国商业开放,而不对一般商业开放。但既然德国商业并不存在,而它却要作这些惊人活动,也许只能作这样解释:即如果德国在东亚采取保护贸易政策,就将使我们与英人发生紧张关系。从这点出发,我听阁下自由决定您是否并在什么地方应趁机向英人表示:在欧洲以外的国际贸易中,德国将随从那些曾经使英国获得巨大成功的自由主义原则。”(8)德国驻英大使哈慈菲尔德将上述态度告知英方后,得到英方“英国利益并不因我们居留胶州而遭到损害”(9)的回应。

实施自由港政策也是德国推动青岛租借地经济发展的主要政策之一。香港建立自由港遇到的问题给德国以启示:“他们必须设计一种新的方案,能为商人们提供方便,让他们向中国政府尽到纳税的义务,同时又不致于侵犯青岛作为一个自由贸易港应当享受到的一切物质利益。”(10)这个方案的核心是维护和拓展德国的利益,其措施有三项:首先是牢牢把持胶海关的控制权。在谈判设关征税办法过程中,德国将允许中国政府在胶澳租界区内设立海关机构与三项先决条件挂钩:(一)应拣派德国人担任海关税务司;(二)所有该口之各项货物一律应归该税务司办理;(三)税则一律宣照通商税则无异。(11)此举不仅可以控制青岛经济命脉,而且可以确保德国输入输出青岛的大批物资免税,降低了经营青岛的成本二是防止在青岛租借地附近出现与其进行经济竞争的城市。德国竭力避免在德国占领区外形成一个“竞争性的商业点”,“把所有经济上有价值的因素……都尽可能地吸引到德国区域来”(12)德国采取的方案“避免了在双方边界上不必要出现一个新兴的边界城镇。那里对于出口货物则需要存储、分级挑选和重新包装的场所,并且亦需要在缴税之前,成交货物,那里对于已经交纳进口税的货物,则又必须零星地销售--所有这些情况,无疑地会把青岛的商业转变流通方向,以至妨碍这个新兴口岸的发展前途”。(13)三是吸引外商、特别是德商来青岛进行贸易和投资活动。“商人们在这里免税设立了存放他们从祖国购进的外国货物的栈房,这里也可以免税进口中国内地出产的矿产品、煤、铁和矿石。无需交纳海岸税,这里便可由其它中国港口输入诸如棉花、蚕茧、皮革、羊毛等原料。”(14)加上租借地内的土产品和加工品一律免税,有利益吸引外商来青岛投资,促进工业发展。四是聚集华商的财力。在德国远东经济势力总体上还比较小的情况下,吸引华商参与青岛经济的发展,也是德国必须考虑问题的出发点之一。德国当局认识到“正象想到的那样,对内地的进口生意大部分是由中国商人经手的。将那些得力的中国商人吸引到这里来看来是对青岛经济繁荣的一个很重要的条件。正象所有其它沿海口岸所充分证明的那样,如果没有中国商人,贸易的持续兴盛是不可想象的。把他们吸引到我们这个年轻的贸易口岸的身边,并使他们长期呆下去,这也是符合德国商人的利益的事”。(15)

中国政府对德国在青岛采取的自由港政策采取了被动接受的姿态。中国海关设于青岛租借地,而且还按照合约为中国政府征税,起码从表面上维护了清政府关税主权的“尊严”,而且这一做法也有利于避免日后中德之间的边界摩擦,“他们认为将来在边界上会发生大量走私活动,尤其是侦查军火鸦片等缉私活动,需要建立一支巨大的海上警察队伍,这不仅要干扰进行合法贸易的往来船只,而且也会象香港和澳门一样,双方政府经常为此发生摩擦,损害了双方的关系”。(16)

青岛租借地自由贸易政策的初始框架

18994,德国驻中国公使海靖和中国海关税务司赫德签订了《会订青岛设关征税办法》,胶海关颁行了《胶州新关试行章程》,以具体实施自由贸易政策。据中国海关总税务司赫德在向清朝总理衙门报告,《会订青岛设关征税办法》的核心内容有五项(17)

一是“该关所用洋员,应由总税务司由各处新关人员拣调德国人前往。”实际上德国在筹划自由港政策时已经明确把这一要求列为必要前提,早在1898815,德国人阿里文已经由宜昌海关调来青岛筹办设关事宜,随后海关总税务司署又调派洋员4人、华员8人来青,协办设关。此条不过是在字面上确认了德国把持胶海关用人特权而已。

二是“德国界内所产各物出口时,毋庸纳出口税;界内所用之物进口时,毋庸纳出口税”。这一内容载明了德国在青岛租借地范围内建立自由港的旨意,即德国租借地内所用一切商品得到了免税的优惠政策。随着德国势力的扩张,免税区域实际上突破了条约的限制,如德国的山东铁路公司于189910月还取得了铁路物资免税进入内地的权利。

三是“中国土货经德界出口者,并经过德界入内地之进口货,若由洋式船只装运,应按照通商税则完纳税项;若系华式船只,应按向遵之中国税则办理”。此款对胶海关征税办法予以约定,明确了洋关和常关税收的界限。

四是“凡通商各关监督应办之税务各事,暨办事之权,均归各关税务司一人掌理。该税务司所发入内地买土货之报单运照,暨运洋货入内地之税单等照,均与各关监督所发者无异”。此条明确规定海关大权集于税务司一人之身,也就是说德国通过任税务司的德人之手将胶海关完全控制在自己手中。

五是“所定办法各节均属试办,若日后查有应行修改之处,即可会商改订”。该条表明,中德双方对上述制度是否可行并无把握,日后的情形证实这种认识是符合现实的。

《青岛设关征税办法》是以损害中国的主权和利益为基础的自由贸易制度。通过对比英国在香港实行自由贸易政策,分析两国之间在控制和掠夺中国经济方式上的差异,我们会更加清晰地洞悉德国的用心所在。

英国1841129占领香港后,在英国商务总监督兼全权公使义律和钦差大臣琦善签订但最终未经批准的《中英穿鼻条约》虽曾做出“凡在该处(即被割让的香港岛)经营商业,应当向(中华)帝国照章交纳一切正当关税饷银,一如黄埔之例”(18)的约定。但67英国宣布香港为自由港的通告,只是明确表示在港内,英国政府对于进出口货物不抽征任何捐税,至于应行向中国完纳的征课和关税,却只字不提。对此,英国学者认为:“这样一项声明实已把中国置于最不利的地位。……这无异是对中国税收权的公开挑衅,因为在那个商业海盗行为的时代里,人人都知道,虽然英国政府不能,也不会支持走私贸易,可是在紧靠大商业中心的中国本土的海岸上,擅自开辟一个自由港,无异替那些存心想逃避中国课征和关税的人们,开了一个方便之门。”(19)同时,由于“英国商业社会因为对于自由贸易原则以及对于中国的关税方式和征收方法的不信任,印象太深,所以绝不允许在该岛上建立一个征收中国海关税课的机构。”(20)实际上,这不过是英国政府及其商人为避开中国政府本来已经软弱无力的监管,更加自由地采取走私等掠夺行为的借口而已。

单威廉在分析两国政策的出发点时认为:“香港以其单独之海岛,能脱离中国大陆,而锁以阻拦。依地理上之位置,为一过载海港,不但为中国沿海各港之要冲,且为日本、满尼拉及荷兰、美、法、葡萄牙等国属地之中心点。对于中国之接触,可以无需。而胶州之利益,恰在与中国内地密接,而以与中国内地发生密切之关系,且其责任,在发展中国内地之出产,贡献于全世界。”(21)抛开其对德国的溢美之词,这段表述也揭示出德英两国在华乃至在东亚的利益不同,战略目标不同,其采取的贸易政策也必然不同。

    英国的贸易政策,从经济层面上看,关键之处在于把香港最为贸易据点,而不是产业基地进行架构。其在香港实行自由贸易制度,主要是考虑将其作为集散货物的中转站和大本营,作为向中国倾销产品、走私货物和掠夺中国物产的根据地,以便于英国经济势力更加自由地侵入中国,维护其在华的整体权益。这种贸易自由政策,是严格限制中国政府监管的、英国保持单方面高度自由的政策,是维护英商攫取利益自由的政策。这种安排必然引起中国政府的反制。为避免走私行为,中国政府不得不在香港边境一带“围以税关网”,港商抱怨“中国之关税,几成为一种封锁形式,环于香港之界”。(22)因此,“虽然那时香港殖民地的经济状态,已处于十分繁荣的时期,可是它在对待海关有关问题上,已经遭到许多困难,而且至今还没有找到一个能使有关各方都感到满意的解决办法,就是怎样去解决那些频繁往来双方边界的船只和旅行人员这个令人厌烦的问题”,(23)这就是中英摩擦在所难免的原因之一。

德国虽然也打起自由贸易的旗帜,但实际上却在考虑如何以青岛为基地,用贸易促进其殖民地产业的发展和向中国内地渗透问题。因此,其贸易策略的主旨在于以国家势力为后盾,撬开中国内地门户,实施通过《胶澳租借条约》攫取的建铁路开矿山等特权,构筑以青岛为轴心,以胶济铁路和海上航线为主动脉的贸易体系和产业体系,垄断其在山东的权益,维护德国在华的核心利益和长远利益。因此,在德国的海关制度安排中,在确保掌控胶海关权益的前提下,既充分考虑贸易发展和产业发展的需要,以保护和发挥其铁路矿山等投资效益;同时也考虑了集聚物流杜绝在青岛附近出现竞争城市,打压其它开埠港口,将华商经济引入租借地加快青岛发展的需要;甚至还采用了实行不损害德方根本利益的中国海关通用规则、适当控制鸦片军火贸易、打击走私措施等怀柔策略,以维系与中国政府关系。

青岛租借地自由贸易政策的实施及调整

189971,胶海关正式对外办公,青岛地区诸海口原属东海关所辖租借地内的塔埠头、金家口、青岛口等常关分关及红石崖、灵山卫、大港口、女姑口、沧口、登窑、狗塔埠、沙子口、薛家岛等常关分卡或代办处先后归胶海关管辖。190110,胶海关设小港分关(亦称大鲍岛分关),在大赵村、流亭集设立陆路缉私分卡及台东镇火车站(今四方火车站)征税处。1906,在大港设大门检查站。从此青岛地区轮船、帆船贸易的管理及关税、厘金的征收等均归胶海关办理。

随着自由贸易政策的实施,青岛的经济虽然得到较快发展,但也迅速暴露出胶海关制度设计的问题。由于制定自由港制度时青岛租借地发展处于起步阶段,大港小港码头和胶济铁路等交通设施未着手建设,贸易往来不多,各方面发展趋势尚不明朗,在青岛的特殊环境下实施自由港制度又没有可以借鉴的经验,因此该制度有许多内容是推理和设计的结果,带有明显的理想和空想色彩,特别是制度制定者更多地考虑如何维护德国国家及其商人的利益,青岛自由港在实际运作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出现弊端和漏洞。从自由港制度实施的情况看,这项制度是不成功的,受到各方面的指责。

1901109,山东掖县商人的一则呈文具体记述了胶海关征管繁琐方面的问题:“凡我中国通商口岸,其海船抵港,应将所载货品报明税关,按章纳税,如其货物既运至岸上,则无阻碍,得以通行,不再抽税。青岛不然,货物先起至岸,然后征税。于是将捆卷逐件检查,故税务之加于零碎货品者,较他埠为严。欲将货物发往何处,必先经过设关之检查。而税关之启闭有时,而货物之起运因之延误。凡商人之购买货物,多先备有船只,以备运载,等候税关之启门,甚至费整日之久,且星期日税关竟全不开门。多有不及等候载货先行,而税关查觉,认为漏税而加以收没。反是长久忍耐,而船只车辆之用费与租金为数又巨。凡新辟之商埠,第一要义在求商人之安适,以促增商业之发达。如欲求青岛商业之增进,则舍仿行其他各埠,于货船之来即先征取,随后不再留难外,实无他法,由此始能望商业之增长。”(24)

1903年青岛的中国商行的另外一件呈文,则指出胶海关关税负担不合理,损害中小商人利益的问题:“欧洲之商行运来货物,得免进口税,将其货物转卖于中国大商人。大商人又零整批发于各小商。如其货物运入内地,则其零整之批发,需在青岛纳税,则由此发生困难,亦自显然。如其货物当运来之时即成整纳税,则其手续自然简易,且负纳税之义务者乃大商,而商业始得自由矣。今则税金不取自大商而取自千百小商,由是社会逐受窘迫,商业发生困难,百货不能通行。……以故商人一经试验,不敢再来”。(25)单威廉在其著述中不得不承认:“中国内地之小商贩,以数千元之资本,来青岛购货,因税关之留难,不但耽误时刻,且所纳之税,与其所耗之费用及其劳力不成比例。” (26)基于以上原因,中外贸易多在租借地边界的税卡进行,中国商人不愿进入租借地内购买货物而生麻烦,甚至许多中国商人不愿意到青岛做生意。“故德国之租界较近于芝罘,而商业反集中于芝罘。虽有铁路之交通,而商业仍无振兴之望。……中国商人究以青岛发生之各种困难,宁赴芝罘而不来青岛”,使青岛的商业反形萧条,海关对于走私活动难以稽查,走私现象严重,“按照税关之统计,全部输入之货品,行销于德国地者只有百分之二十成,行销于中国内地者实有百分之八十成,真正纳税者不过百分之四十成。”(27)这一问题不仅带来关税流失,由于“奸商由其漏税所运之货物,自然可以垄断市面。而真正商人,由其艰难之纳税运来的货物,当然不能与之竞争”。(28)也冲击了正当商业发展。

自由港政策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既不利于德国实现既定的战略目标,也不利于中国政府获取的关税和预防走私,双方都感到不便,于是,1905121德国公使穆默和清政府总税务司赫德会订了《青岛设关征税修改办法》,在坚持原有自由贸易原则的基础上,对原来的海关制度作了修改。主要修改之处有:

 (一)缩小自由港之免税区域,把原来的整个租借地的免税区域改为以大港内,包括防波提与码头及码头界内存货地区为限,出此界限即由海关征税,因而整个租借地内所用各货亦皆征税。但是中国海关须从进口正税内每年提拨二成交德国青岛殖民当局。

 (二)在租借地内所用下列各货物照旧免税:

 1、一切军用物资,包括军械、军衣、军用食品和其化军用物资等;

 2、各种机器并机器厂之全副配件及机器各分件,制造成所用之家具、机料及各种农具、建筑官署及各项工程之木料、器具等;

 3、凡运入租借地内之邮政包裹,若第界内住户自用而应完税不过一元者免税,来往搭携带之行李免税。

 (三)租借地内各厂制成各货,出口时按原料价格征税。

 此外,按照我国海关章程,在甲口完税之货转销乙口者,无须再完税课。而青岛海关因须提拨二成进口正税交德国青岛殖民当局,故在他口完税之货而转销青岛者,原收税之前卡须发还所缴之税款,由商人另向青岛海关缴纳,以增加德国殖民当局之收入。这也是德国帝国主义在青岛所攫取的侵略特权之一。

通过上述调整,胶海关开始实施自由地区政策,这项政策对各方利益予以适当的平衡,消除了一些矛盾。对胶海关而言,得益之处主要在于:一是便于协调与德国殖民当局的关系;(二)获得青岛和胶州区内沙船停泊地点一切中、外货运的完全管理权;(三)获得所有应存关栈的武器、军火和鸦片的进口管理权;(四)不必设置花费很大的缉私机构;(五)由于在港口区域内而非仅在边界上执行职务,不仅办事方便,也有利于增加贸易和税收。

对德国殖民当局而言,得益之处则在于:(一)由于因走私活动而侵越边界问题的不复存在,便于减少与山东地方政府的矛盾;(二)便于吸引中国商人迁入青岛,有利于促进青岛城市以及贸易和口岸的发展;(三)青岛租借地与内地间实行免税贸易,便于管理;(四)从商人在缴税之前对出口货整理、再检验和包装中获得直接或间接效益;(五)租借地生产和制造的货物可以免税出口;(六)德国殖民当局和海陆军所需物品,以及制造业、工业和农业等方面所必需的机械器具,城市建设所需的建筑材料和旅客行李等得到免税待遇,(七)按季得到海关所征进口税百分之二十的补助费。

这一政策的实施,成为推动青岛从一个贸易量极少的渔村发展成为在东亚具有重要影响的沿海口岸的关键性因素之一。1900年青岛港的贸易总值为395.7万海关两,到1913年达到5916.9万海关两,13年间增长了15倍。增长速度之快,是全国其它通商口岸城市不能企及的。以往山东重要的通商口岸烟台港,1901年的贸易总值3766万海关两,1905年达到峰值的3900万海关两,此后开始下降,基本维持在3000万海关两左右,其在山东贸易的头把交椅被青岛取而代之。(《近代山东沿海通商口岸贸易统计资料》,交通部烟台港务管理据编,对外贸易教育出版社,1986年,第67页)到1907年,青岛的关税收入在全国海关中排在上海、广州、天津、汉口、汕头和大连之后,居第七位。

青岛港、烟台港贸易总额对比表

              18991914年)      单位:关平两

年份
青岛港洋货进口
青岛港土货进口
青岛港土货出口
青岛港贸易总额
烟台港贸易总额
1899
219,531
1,108,056
882,577
2,210,164
28153956
1900
630,517
2,222,059
1,104,574
3,957,150
27058328
1901
3,429,503
2,539,547
2,761,870
8,730,920
37660510
1902
5,845,394
2,229,856
2,269,392
10,344,642
35924413
1903
8,452,559
2,813,808
3,332,044
14,598,411
38183912
1904
8,746,768
3,867,969
6,249,071
18,863,808
34255175
1905
10,830,947
4,266,475
7,225,258
22,322,680
39131384
1906
16,940,667
5,100,800
8,470,914
30,512,381
34740267
1907
16,416,053
3,743,511
8,478,325
28,637,889
28646513
1908
15,718,278
3,902,310
12,033,307
31,653,895
27985362
1909
19,422,133
5,546,322
14,736,629
39,705,084
38421625
1910
20,653,319
4,755,890
17,171,415
42,580,624
30195783
1911
20,894,830
5,393,158
19,853,669
46,141,657
39570544
1912
23,955,281
5,757,450
24,999,360
54,712,091
28736450
1913
26,207,915
7,268,592
25,692,373
59,168,880
31641224
1914
18,204,018
3,005,740
16,597,990
37,807,748
25783277

胶海关是近代中国第一个外国租借地海关,胶海关的模式对也对中国海关制度产生了一定的影响。1907年大连海关也采取设在租借地的模式。日本侵占青岛后,191586日中日签订的《会订青岛重开海关办法》,也只是将中德有关条约中的德国改为日本字样。在1916年香港总督在与中国政府谈判九龙海关征管条约时提出,要仿照胶海关的做法,由中国海关拨付百分之二十的进口税,以换取中国海关在租借地执行公务的报酬。(29)由此可见,作为德国自由贸易政策的主要载体,胶海关制度的建立和发展过程,在当时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对研究中国近代史具有十分典型的价值。

 


1)《胶澳志》第6-7页,赵琪修、袁荣叟纂,1928年出版

2)《德国外交文件有关中国交涉史料选译》第一卷第125页。

3)《德国外交文件有关中国交涉史料选译》第一卷,第199页。

4)《德国外交文件有关中国交涉史料选译》第一卷,第220页。

5)《德国外交文件有关中国交涉史料选译》第一卷第97页。

6)《德国外交文件有关中国交涉史料选译》第一卷第204页。

7)《胶澳发展备忘录(1898年前)》,第28页。

8)《德国外交文件有关中国交涉史料选译》第一卷第217页。

9)《德国外交文件有关中国交涉史料选译》第一卷第221页。

10)《帝国主义与胶海关》,第44页。

11)《帝国主义与胶海关》第9-12页,新华出版社1998年,第9页。

12)《在模范殖民地胶州湾的统治与抵抗》,第156页。

13)《帝国主义与胶海关》,第44页。

14)《胶澳发展备忘录(18981999)》,第17页。

15)《胶澳发展备忘录(19981999)》,第19页。

16)《帝国主义与胶海关》,青岛市档案馆编,档案出版社出版,1988年,第105页。

17)青岛市档案馆馆藏档案47全宗1目录483号卷,第74页。

18)《中国关税史》,【英】莱特著,商务印书馆1963年出版,第25页。

19)《中国关税史》,【英】莱特著,商务印书馆1963年出版,第25页。

20)《中国关税史》,【英】莱特著,商务印书馆1963年出版,第25页。

21)《青岛行政》,1923年民智书局出版,单威廉著,朱和中译,第143页。

22)《青岛行政》,1923年民智书局出版,单威廉著,朱和中译,第143页。

23)《帝国主义与胶海关》,青岛市档案馆编,档案出版社出版,1988年,第43页。

24)《青岛行政》,1923年民智书局出版,单威廉著,朱和中译,第198页。

25)《青岛行政》,1923年民智书局出版,单威廉著,朱和中译,第198页。

26)《青岛行政》,1923年民智书局出版,单威廉著,朱和中译,第192页。

27)《青岛行政》,1923年民智书局出版,单威廉著,朱和中译,第198页。

28)《青岛行政》,1923年民智书局出版,单威廉著,朱和中译,第198页。

29)《中国关税史》,【英】莱特著,商务印书馆1963年出版,第411页。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青岛方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延吉路148号 邮编:266034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7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