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档案信息网
|      首  页      |   政 务 公 开  |   馆 藏 介 绍  |   业 务 工 作  |   法 规 标 准  |   征 集 工 作  |   教 育 培 训  |   利 用 效 果 | 
|   青 岛 史 学  |   数 字 青 岛  |   青 岛 大 事  |     特 藏 室    |   藏 品 鉴 赏  |   历史知识库  |   数字档案馆  |   照 片 银 行 | 
|   视 频 青 岛  |   学 者 文 库  |     老 青 岛    |   青 岛 风 情  |   青 岛 景 观  |     展 览 厅    |     English    | 光阴的故事--2020年国际档案日市南特展|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青岛档案信息网 > 青岛史学 站内搜索
青岛高等教育的历史开篇与青大校史研究(三)
来源:《青岛大学报》2003年9月24日   撰稿:于佐臣   发生时间:2010-05-25
【字号: 【打印】 【关闭】

1913年上学期该校上报教育部的一览表所载,共有德籍教师(包括正任和兼职)26人,中国现任教师6人。德籍教师中,有工科博士2人,硕士7人,师范专业5人,其兼职教师中有督署地亩局局长、工程局局长、林务局局长、督署最高顾问、翻译官以及工程师、制药师等,师资陈容十分强大。奥托·弗兰克在到帝国海军部的备忘录中曾就师资问题提供过程过很好的方案。他不太赞成督署官员从事兼职教学活动,他认为德国在中国的文化传播任务,赋予教师的任务十分沉重,它要求一个人全力以赴,不可能是一个忙于其它工作的官员能顺便做的。他提议从德国本土派出教师,赶在学校开办前到达青岛,在教学工作开始前先熟悉中国口语。作为教学人员首先要使用目前已经在中国从事教育的德国人。弗兰克的意见得到海军部的重视,师资队伍从建校开始就具备了与“特别高等”相匹配的阵容和作为德国教育“样板”应有的水准。从建校次年起,德国著名数学家康拉德·克诺普(Konrad Knopp)、量子物理学家卡尔·艾利希·胡普卡(Kal Erich Hupka)、植物学家威廉·瓦格纳先后应聘到该校任教,使该校声誉日高,慕名前来求学者日增。由于中国废科举兴新学时日不多,中等学堂毕业生数量有限,可以该校创办之初,高等科入学生员颇感困难,随着学校声名日隆,国内学子视入德华大学如同留学德国,“有志留学而财力不逮者”从四面八方、内陆海外率相入学。1912年该校有学生340人,青岛特别高等专门学堂已成为一所闻名全国的高等学府。中国乃农业大国,洪水旱灾颇多,1912年华洋义赈会力倡举国造林以防洪水,但困于农林人才匮乏,经商得该校同意,由礼贤书院和德华书院送6名学生入学,均享受官费、经培养农林专才。

按《章程》规定,该校常年经费为20万马克,但实际经费却远远超过预计数字,据1912年——1913年将支情形及学校资产估值,该校一年总收入3526038,其中德国政府264775、中国政府25000马克、德国厂商损助35145马克、学生学费收入25995马克,房产租金17238。该校总体具备了较强的办学实力。

按《章程》规定,该校常年经费为20万马克,但实际经费却远远超过预计数字 ,据1912年——1913年将支情形及学校资产估值。该校一年总收入3526038,其中德国政府264775马克、中国政府25000马克、德国厂商损助35145马克、学生学费收入25599马克,房产租金17238。该校总体具备了转资的办学实力。

关于校址的选定,德方曾比较过两个方案,一个方案是购买、改建新教总会和柏林传教会的在青房产,将其改造为一座学校,但由于这些建筑物完全处于失修状态,改造需耗资70万马克,且建筑风格不统一,所以此方案被排除。第二套方案是督暑建设局提出来的,即以较少的资金建一个全新的学校,所需资金最多需要65万马克。

奥托·弗兰克在备忘录里提到这所新学校的建设计划:

   1、一座可容纳初级部和高级部(只是一部分)带教的大教学楼,可供250名在校生使用。

   2、一座综合大楼,没有礼堂,图书馆和翻译馆。

   3、一座宿舍楼,安置初级部和高级部约250名学生住宿,兼做住宅中国教员。

   4、一座总务楼,包括食堂、马厩、仓库等。

   5、一座为德国教师用的住宅楼。

这个建设计划最终选择德国驻军的“黑澜兵营(故该校谷称“黑澜大学”、“赫兰大学”),主要着眼于新建而成不是改造。除利用原兵营的房舍临时作为教学楼、宿舍和礼堂外。又专门新建了教学区和宿舍区。据1913年上学期该校一览表,该校总占地面积20万平方米,其中校舍占地4万平方米,运动场地附属设施占地16万平方米。校舍旧有建筑为东学舍,西学舍和北学舍,内有教职员办公室,教室、试验室、陈列室、图书馆、翻译室和体操室等。新建教学区称“南学舍”,建有礼堂一座,多种教室18间,图书室、试验室、标本陈列室、仪器贮藏室等一应俱全。宿舍区位于校园东西两侧,有学生宿舍28间,教员住宅8间。学校还没有餐厅、医堂、体育活动的生活区间。当时该校的资产估值为177.5万马克。从建校三日奠基至1914年日本占据青岛之前,该校建设计划一直示停止过,直到青岛战争前夕,计划修建的两座宿舍楼和总稽察公署仍在施工,是否完成,无可稽考。

综观青岛特别高等专门学堂的办学宗旨,教育理念及其管理体制,这所设在德国租借地的合办性质的外国学校,其“样板示范作用显而易见,它不仅通过《学堂章程》规定了中国的权利和义务,而且在教育实践中保证了其管理制度在一定程序上与中国学校的有关规定相一致,如学生实行寄宿制,统一学生制服,凡在学堂传教者,在严禁之列等,由于中西医学学理的对应,在华外国学校设立的医科大学大多不为中国官方所重视,而外国学校为标榜西方科技先进,又以设置医科为多。如前所述,青岛特别高等专门学堂尤其工科,所设医科始终持一种低调,在最初的设计中,奥托·弗兰克认为,不能一开始就为医科学生准备下足够的教学条件,以便有充足的理由为建造解剖大楼准备大额支出。中国政界接受西方医学尚需时日,因此这所德国学样没有必要急匆匆地来建设解剖楼,当然不是永远不建,那样与医科未来的发展相违背。奥托·弗兰克在设计时为此预留了很大空间,按照点状分布的未来布局,将来的解剖楼和医科的其它辅助设施,可以在福柏医院(今人民医院)附近以北的地块展开布局,但这一设想始终没有付诸实施。

胶澳督署在备忘录中表达的意见是对奥托·弗兰克设计思想的一个有益补充:“立即为医学系扩建解剖大楼、实验室、门诊部等设施需要花很大一笔钱。看到德国上海医科学校目前尚只有少数合格学生,倒不如先把这笔钱节省下来。因此,打算将这所新高等学校医学系的规模控制的较小,并首先充分利用青岛野战医院(今青大附院)现有的力量和设备。”(16早在189812月,胶澳督署已经着手建立耗资巨大的现代海军野战医院。1900年底,用于医学研究的现代化细菌实验室开始启用。1904年野战医院完竣,“这一综合建筑可容纳265临病床,装备得比帝国大多数医学院更好更无进。”1909年以后,青岛特别高等专门学堂医学预科的建立把它和这座新学堂的命运联在一起,成为医学预科班的实验和研究基地。综而言之,德华大学医科是依托野战医院师资和设备的基础上建立和发展的。这是青大校史研究中一个不容忽略的关联点。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日本对德宣战并出兵青岛。日德青岛之战猝发,迫使青岛特别高等专门学堂解散。在校学生200余人(包括预备科)归并到上海德国人举办的同济技工学校(今同济大学前身)。德华大学的历史就此结束。

据统计,1913年上学期该学堂有预料学生270人,高等科学75人,共245人。其中,法政科(含新班、旧班)11人;医科12人;2科建筑专业7人,机械专业7人;工科市第二班11人;工科第三期14人;农林科(含新班 、旧班)13人。

毕业学生情况:

法政科第一届毕业生,1909年春入学,1912121530日毕业考试,教育部准予孙振魁等13名毕业。

法政科第二届毕业生19118月入学,19146月毕业,经考试,教育部准予继宗等5名毕业;

农林科第一届毕业生1909年春入学,1912121530日毕业考试,教育部准予黄功显等7名毕业;

工科第一届(建筑系)毕业生19099月入学,1913年下学期毕业,该系分建筑及机械两班,建筑玉孙立等6名毕业;机械班谭玉峰等7名毕业。

青岛特别高等专门学堂开校5年的历史虽然短促,但作为青岛高等教育的历史开篇却影响深远,其开放与融合的办学方式,虽然基于对传扩德意志文化的追求,但最终促成了办学模式、教育理念与中国社会之需的结合,适应了青岛建设发展的客观需要。它在办学过程凸显的“崇尚科学,因需施教,实践第一,学研相长”的教育理念成为后来者的师承之宗,从成立青岛大学到国立青岛大学鼎盛期不难找到这种师承的痕迹,青岛特别高等专门学堂开放的办学理念,使期受益者不限于青岛一地、山东一省、而覆盖了与青岛经济具有连带关系的广大腹地乃至中国南北十四个省区,成为一所闻名全国的高等学校。1912930孙中山先生来德华大学访问,在演讲中高度评价这所大学:德国人的努力和文化乃至科学,闻名于世,尤其是他们的法律,你们更应当以德国的一切为榜样,全心学习……同时你们的目标是把这个模例推广到全中国,把祖国建设地同样完整。”在伟人的眼里,德华大学树立的成功“模例”对于整个中国的改造与建设都具有示范和推广意义。中国收回青岛以后,“教育一端,始生剧变”,青岛的教育向何处去?德华大学这一“模例”具有更为现实的借鉴意义。19233月,教育部特派李贻燕调查青岛教育,李在报告书中建议中央政府创设青岛大学,他在报告结论中援引德华大学的办学实践申述自己的观点:“青岛为天然文化中心点,德国为此办理大学,其发达成绩即可预知”,“中央政府应在青岛设一国立大学,不特中为收回青岛之一大纪念,而齐鲁于中国历史上为圣人之邦,阐扬文化,昌明教育,亦国家应负之责任也。”(17)

关于青岛大学的未来择址,他主张拨充俾士麦兵营最为适宜,从时间上看,李贻燕的结论正是在私立青岛大学创办的前一年。


(16)         《胶澳发展备忘录(190710-190810》。

(17)         《胶澳教育汇刊》第120页。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青岛方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延吉路148号 邮编:266034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7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