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档案信息网
|      首  页      |   政 务 公 开  |   馆 藏 介 绍  |   业 务 工 作  |   法 规 标 准  |   征 集 工 作  |   教 育 培 训  |   利 用 效 果 | 
|   青 岛 史 学  |   数 字 青 岛  |   青 岛 大 事  |     特 藏 室    |   藏 品 鉴 赏  |   历史知识库  |   数字档案馆  |   照 片 银 行 | 
|   视 频 青 岛  |   学 者 文 库  |     老 青 岛    |   青 岛 风 情  |   青 岛 景 观  |     展 览 厅    |     English    | 光阴的故事--2020年国际档案日市南特展|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青岛档案信息网 > 青岛史学 站内搜索
中山路一号吹过的异国风
——兼论青岛的城市文化
撰稿:聂惠哲   发生时间:2015-02-26
【字号: 【打印】 【关闭】
    青岛,是一个充满异国风情的城市,其城市文化为我们展示的一幅多元化的画面。这其中,有一个建筑,因其没有错过任一外来文化的侵染而尤其值得引起我们的关注。这一建筑,就是本文所要论及的中山路一号。
 
    说起位于中山路最南端的这个建筑,可能会有人称呼它为青岛俱乐部或国际俱乐部。而本文更想用中山路一号来称呼它,而不是用“原**”去称呼它。这或许是因为这个建筑,从它出现的那一刻起,青岛的历史就从未在其身上留白。它不同于那些几十年如一日的老字号或老商家,原来卖什么,现在还卖什么;原来做什么营生,现在还是什么营生;无非是多了些与时俱进的元素。中山路一号不同,随着青岛历史的变化,它的名称和功能一直在变。所以,如果单纯以某个时间点的名称来称呼它,未免显得对它不够尊重。当然,它的不曾留白的历史也恰恰是青岛一百多年历程的见证。
 
    青岛的历史虽只有120多年,但这个不断“城头变换大王旗”的城市,却一次次地被打上异国文化的烙印。而在这一过程中,中山路一号竟毫不遗漏地一次次被来自异国的风吹过。真不知道,这是它的幸?还是它的不幸?
 
    第一阵异国风来自德国。德占青岛始于1897年11月,几个月后,德国人开始修筑的第一条路就是今天的中山路。我们都知道这样一句话: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但这句话,用在开埠初期的青岛,未必是正确的。因为,当时的很多路都不是人走出来的,而是德国人的规划使然。这其中就包括曾经繁华了近一个世纪的中山路。
 
    一百多年来,中山路街区一直是青岛最具有德国文化风情的街区之一,这无疑是拜那些充满德国特色的建筑所赐。根据档案记载,到1904年的时候,德国人开始考虑在青岛这个签订了99年租借合同的城市修建俱乐部,而俱乐部的地址就选在位于今天中山路一号的地方。
 
    既是德国人的俱乐部,当然就要由最好的德国建筑师来设计,而库尔特·罗克格无疑就是这样一位建筑师。作为一个建筑师,库尔特·罗克格在其有生之年,足迹曾先后到过中国的北京、天津、青岛、厦门和沈阳等很多城市,并留下了众多的建筑作品,很多甚至已经被当做城市地标性建筑。其中,青岛人比较熟悉的,除了中山路一号,还有位于江苏路15号的基督教堂。
 
    毋庸讳言,中山路一号是一个优秀的、典型的德国建筑。它所具有的明显的德国建筑烙印,不容置疑地告诉我们,作为德国文化的传播者,库尔特·罗克格和其他的德国建筑师一样,要以自己的努力将德国文化强势楔入青岛。正是这种努力,使得今天的青岛当仁不让地成为了中德交流的主力。的确,青岛就是一个被德国文化氤氲过的城市,不管我们愿意还是不愿意,我们都不得不承认青岛所具有的这种德国气息。
 
    这个设计于1910年的建筑,其最初的名字是青岛俱乐部。自从1911年建成后,这里就成了德国人的乐园。以至于今天的人们,一想起当年上层社交的场景,就会先想到这里,所以讲述青岛开埠初期历史的电视剧《青岛往事》会选择在这里开机。
但,同样毋庸讳言的是,中山路一号中并不乏中国建筑元素。其进门后,要顺斜对角方向绕进宽敞的长厅,再由长厅尽头走上楼梯,这一设计与中国建筑传统中的“照壁”如出一辙。与其说,这是德国人对中西建筑进行融合的一种尝试,不如说这是德国人意欲对青岛进行长治久安打算的一种无意识的表露。
 
    只是,德国人长治久安的打算,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日德之战的爆发而接近尾声。也许是造化弄人,作为俱乐部,这里对于德国人而言,其轻松惬意实在短暂得有些可怜。而且,作为一个建筑,它的确承载了很多与俱乐部无关的功能。耐人寻味地是,在中山路一号每每变换了名头或主人的时候,那些时间或长或短的、与俱乐部无关的插曲,总是不时地提醒着人们,青岛或说中国正发展到怎样的历史阶段。
 
    仿佛一切都被推倒重来。第一次日占时期,青岛又被打上了一层日本烙印。当中山路周边的很多地方纷纷摇身一变,成了宪兵分队、军司令部和囚禁所时。中山路一号也迎来了来自日本的第二阵异国风。这个在当年的街区图上名为“法官部”的地方,由“青岛俱乐部”变成了日本守备军军事法庭,而且一变就是八年。这种功能上的“亦庄亦谐”,恐怕早已背离了当年设计和建设这个建筑时的初衷,但同样的变换在之后却仿佛“昔日重现”般再次被表现了一次,这不能不说是历史老人同中山路一号开的一个大玩笑。
 
    1922年底中国政府收回青岛主权后,中山路一号再度恢复了俱乐部的身份,但称呼不再是青岛俱乐部,而是国际俱乐部。一词之差,好像在告诉世人,青岛已经不再是一个被异族统治的城市,所以与其强调这个俱乐部是青岛的,不如强调它的国际性。因为,青岛这个已经由中国人自己管理的城市,就是一个国际化的城市,它应该拥有一个国际俱乐部。
 
    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外上流人士汇聚的国际俱乐部为青岛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形形色色的政客、名流纷至沓来,使这里俨然成为青岛这个国际化城市的缩影。说那个时代的青岛,这里总是绕不开的。如果可以,我们不妨说,这个时期的中山路一号吹过的是一阵最炫民族风。
 
     只是,好景不长,青岛再次沦陷于日本人手中。太平洋战争期间,国际俱乐部被搬到了迎宾馆,即原德国总督官邸。中山路一号则再次被赋予了军事使命,被日军征用为海军司令部。两度成为俱乐部,又两度被赋予军事使命,青岛的历史,就这样亦步亦趋地在中山路一号得到了“同期声”般的展现。
 
    抗战胜利后,青岛虽没像德占、日占那样再出现一个美占时期,但大批美军驻扎青岛却是不争的事实。当年的青岛,很多的地方都被打上了美军的印记。如抗战胜利后,今天奥帆中心所处的燕儿岛就成了军事禁地,被美国海军辟为专用海水浴场,以至于“青岛十景”之一的“燕岛秋潮”从此长期地与世隔绝。中山路一号也在劫难逃地被再次吹过一阵来自大洋彼岸的异国风。抗战初期,这里成为美海军陆战队第六师司令谢勃尔的住宅,并被美国红十字会俱乐部借用。谢勃尔曾主持了中国战区青岛地区的日军投降仪式,当时在青岛可谓是头号人物。为了讨好谢勃尔司令,美国红十字会俱乐部索性改名为谢勃尔俱乐部。当然,能成为这样一位大人物的府邸,想必在当年也该算是中山路一号的一种荣光、甚至福分吧。
 
    不过,美国人在这里的时间并不长。1946年7月,这里终于再次被交还国际俱乐部。也许,谁也不会想到,再次回到中国人手中的中山路一号,几年后会再次被异国的风吹过。这一次,它的名头换成了中苏友好协会。在上个世纪50年代,很多东西都具有亲苏的痕迹。中山路一号的中苏友好协会、中山路三号的中苏友好馆和成为中苏友好阁的栈桥回澜阁,彼此遥相呼应,倒也不失为一景。
 
    就这样,一个又一个国家前仆后继地为中山路一号打上本国的烙印,德国、日本、美国、苏联,这些曾主宰过青岛乃至中国命运的国度使这里成了一个不折不扣、充满国际化韵味的地方。想来,这些异国风倒也全面丰富,既有西方的,也有东方的,既有资本主义阵营的,也有社会主义阵营的。或许,能有幸吹过如许多异国风的建筑,在青岛真的是多乎哉,不多也。
 
    根据档案显示,随着中苏交恶,1964年4月这里成为了青岛市科学技术协会。在很长一段时期内,人们似乎忘记了曾经从这里吹过的那些异国风。这里需要交代一个略为苦涩的插曲。文革期间,这里曾被强行抢占并被当做“裴多菲俱乐部”。只是不知道,这又该算吹得哪国风?
 
    本世纪初,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并开始呼吁改造中山路一号,主张恢复它曾经的俱乐部功能。2009年,市科协搬离中山路一号。一年多后,这里被打造成集休闲、餐饮、商务于一体的餐饮会所,100多年前国际俱乐部的功能终于得以重新恢复,这里亦成为了中山路的新景观。
 
    中山路一号,不仅是一个老街的起点,更凝缩了青岛的历史,承载了青岛这个城市文化变迁与融合的记忆。当今天的青岛,提出“以世界眼光谋划未来、以国际标准提升工作、以本土优势彰显青岛特色”时,这个曾经多次被异国风吹过的中山路一号应不失为一个不错的切入点和展示之地。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青岛方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延吉路148号 邮编:266034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7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