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档案信息网
|      首  页      |   政 务 公 开  |   馆 藏 介 绍  |   业 务 工 作  |   法 规 标 准  |   征 集 工 作  |   教 育 培 训  |   利 用 效 果 | 
|   青 岛 史 学  |   数 字 青 岛  |   青 岛 大 事  |     特 藏 室    |   藏 品 鉴 赏  |   历史知识库  |   数字档案馆  |   照 片 银 行 | 
|   视 频 青 岛  |   学 者 文 库  |     老 青 岛    |   青 岛 风 情  |   青 岛 景 观  |     展 览 厅    |     English    | 光阴的故事--2020年国际档案日市南特展|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青岛档案信息网 > 青岛史学 站内搜索
历史上山东大学与青岛城市文化的相互影响
撰稿:徐增娥   发生时间:2015-02-26
【字号: 【打印】 【关闭】
    城市孕育大学,大学滋养城市,大学与城市两者是相辅相成、相互影响的关系。在青岛期间,山东大学利用青岛的地方特色和有利条件,“创造了20世纪30年代和50年代的两次辉煌”,赢得“海洋学科远东第一”、“生物学科全国最好”、“文史见长”三大美誉[①]。同时山东大学也为青岛镌刻上山大的印记,影响了青岛的城市品格和文化特质。
 
一、山东大学与青岛的历史渊源
 
    山东大学可以追溯到1901年在济南创办的官立山东大学堂,1914年停办。1926年省立山东大学成立,1928年停办。1928年8月,南京国民政府教育部根据山东教育厅报告,决定在已停办的省立山东大学基础上筹建国立山东大学,并指令何思源、魏宗晋、陈雪南、赵太侔、杨振声等11人组成国立山东大学筹委会。1929年夏,蔡元培至青岛,对青岛的环境和气候倍加赞赏,力主将国立山东大学迁至青岛筹办,认为“以青岛之地势及气候,将来必为文化中心点,此大学关系甚大”。南京国民政府教育部接受蔡元培的提议,指令将国立山东大学筹办委员会改为国立青岛大学筹备委员会,除接收原省立山东大学校产外,在青岛接收私立青岛大学校舍、校产。6月13日,教育部另行聘请何思源、王近信、赵太侔、彭百川、杜光埙、傅斯年、杨振声、袁家普、蔡元培等9人组成国立青岛大学筹委会。1930年9月20日,国立青岛大学正式成立,杨振声任校长。学校第一年先设文、理两学院,文学院分中国文学系、外国文学系和教育系;理学院分设数学、物理、化学、生物4个系。1931年将教育学系扩充为教育学院。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华加剧,国内学潮屡起,国立青岛大学两年内发生三次学潮。1932年7月,教育部电令解散国立青岛大学,成立整理委员会,随后将学校更名为国立山东大学,校长由原教务长赵太侔担任。并对院系进行调整,文、理两学院合并为文理学院,停办教育学院,增设工、农两学院,工学院设土木工程学系和机械工程学系,农学院设在济南,包括研究部和推广部。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11月国立山东大学由青岛迁往安徽安庆,不久再迁四川万县。1938年春在万县复课,不久教育部命令“暂行停办”。抗战胜利后,1946年国立山东大学在青岛复校,仍由赵太侔任校长。设文、理、工、农、医五个学院。[②]
新中国成立后,1951年3月山东大学与华东大学合校,仍命名为山东大学,华岗任校长。1952年全国高等院校调整,山东大学的工学院和农学院大部分学系及政治系、艺术系、地矿系等被调出,分别与济南、上海、无锡、长春等地相关院校合并。院系调整以后,山东大学成为一所文、理性质的综合性大学。1956年医学院独立办学。1958年4月,为适应工农业生产大跃进,高等教育也要大发展的新形势,教育部将全国187所高等院校下放为各省、市、自治区领导,山东大学是下放到山东省的两所高校之一。从9月1日开始,山东大学在体制上由山东省教育厅直接领导。1958年秋,山东省委研究了山东省高等院校的布局和发展,决定将山东大学迁至济南。山东省委提出山东大学迁济有四大优点:(一)山东大学是有较好基础的高等学校,在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中,还要创设文学、历史、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等研究所,迁到济南有条件发展。(二)山东大学迁到济南可以和其他高等学校相互学习,交流经验,取长补短,共同提高。(三)迁济后便于省委和省人委的领导,全国高等学校多数在省会。(四)山东农学院已决定迁去泰安,山东大学迁济接住该院校舍,再大力扩建,逐步成为规模具备的综合大学,以为社会主义培育各方面建设人才。
 
    根据省教育厅的决定,山东大学决定中文、历史、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六系迁济,海洋、水产和正在筹建的地质三系留在青岛,以利于济、青两处都得到发展。9月23日学校召开全校师生员工大会,会后成立迁校指挥部。至10月24日,最后一批人员和物资到济南。迁至济南的学生有2169人,教职工578人。未迁校前山东大学共有学生2864人,教职工755人。山东大学迁往济南后,留下的海洋、水产、地质三系起初仍称山东大学,1959年4月6日,正式从山东大学分出,组建山东海洋学院。
 
二、发挥地方特色,形成优势学科
 
    山东大学在青期间,利用和发挥青岛地方特色条件,形成海洋、生物、文史等优势学科。1948年中国青年互助会编《最近全国公私立专科以上学校概况一览》中介绍国立山东大学最优良科系及其特点:“以动植物系、物理系及国文系师资最为充实。”
 
(一)“海洋学科远东第一”
 
    青岛的海滨环境和海洋资源为山东大学发展海洋学科提供了便利。1928年青岛观象台还成立了当时全国最早的海洋研究机构——海洋科。这都为山东大学开展海洋学教学和研究提供了有利的外部条件。
 
    国立青岛大学成立时,校长杨振声认为大学“树立之道”,“更应注意于其他大学所未设立之学系,而青大因环境上之方便,对于此种学系特具有发展之希望与能力。”提出发展“海边生物学、海洋学、气象学”,“皆为其他大学所未办,我们因地理上和参考上便利,皆可渐次创立”。并认为有研究此学之方便者,惟厦门大学和青岛大学,青岛在生物种类、气候上又较厦门为便。将来“不但中国研究海边生物者,皆须于此求之,即外国学者,欲知中国海边生物学之情形,亦须于青大求之。如此则青大将为海边生物学研究之中心矣”[③]。
 
1946年山东大学校长赵太侔提出:“山东大学因为地理环境的方便,将尽量发展一切有关海洋的科学。将在理学院中扩大海洋物理及海洋气象等学科。工学院方面,造船、海防等工程也必须特别加以重视。农学院更将力求水产系之发展。有关海洋科学之研究,即将为山大惟一之特点。” [④]
 
    山东大学最初的海洋学大多是围绕海洋生物学开展的。生物系的学生利用青岛的滨海条件,对胶州湾及附近海洋生物进行了详细调查研究。30年代山东大学生物系所收集的海洋生物标本,种类繁多,数量充足,“实为各大学所未有”。1934年山东大学成立海产生物研究所,汇聚了国内大学及学术研究机构专家十余人,开展海产生物研究。到暑假则开办暑期讲习班,北京大学、中央大学、北平师范大学等院校师生纷纷赶来参加,极一时之盛。[⑤]山东大学在海洋生物学研究方面取得的成果为国内外同行所瞩目。30年代不少新发现被世界生物学会登记,其中杨振声氏蟹、赵畸氏鱼、曾省氏蟹都为世界首次发现,并以校长、系主任名氏命名。林绍文教授的《中国十字形水母之研究》,发现了两个新品种,即中国钟形十字水母及青岛正十字水母。曾呈奎的《海南岛海产绿藻之研究》,研究海藻38种,发现新种和新变种各一。该文所论及者,全数为我国的新记录,并有3种为世界稀有标本,在海产植物学论文中占重要地位。[⑥]
 
    1946年山东大学复校后,其植物学系、动物学系都偏重涉海学科,认为“青岛滨海,为我国本部研究海洋生物学最适宜之地点”。[⑦]1946年山东大学设立水产系,这是我国第一个本科水产学系。山东大学认为“青岛海洋地理与社会性,实为发展渔捞、养殖与加工等各项渔业及水产研究工作之优越条件,足使青岛成为我国渔业与研究之中心。”[⑧]著名海洋生态学家、海洋化学家、水产学家朱树屏曾任水产系主任。朱树屏毕业于剑桥大学,曾任英国普利茅斯海洋研究所研究员,他成功研制的17种藻类培养液被命名为“朱氏培养液”,其中“朱氏10号”是国际上公认的标准经典配方,被国内外广泛应用。他研究成功的“朱式人工海水”,是一代海水培养液的成功代表,被称为人工海水研究史上的里程碑。在朱树屏主持下,一批造诣深厚的专家如戴立生、王以康、王贻观、康迪安等先后到山大水产系执教。
 
    1946年山东大学计划创办海洋研究所。“我国迄今尚无一正式海洋研究所,青岛地点适中,气候宜人,为太平洋东岸最适于研究海洋之处所。前生物学系海产生物研究所范围较小,且无一定所址,足供研究人员工作。故拟于湛山附近之海滨,建一较有规模之所址,不仅可供全国生物学及理化学者之研究,凡有兴趣于太平洋东岸之海洋学者,均可以此为工作之中心。”1947年国民政府教育部正式批准山东大学建立海洋研究所,美国Woods Hole研究所,捐赠图书杂志三大室,研究人员汇集了藻类学、浮游生物学、生理学、发生繁殖学、类食料等专家学者。山东大学海洋研究所为后来成立中科院青岛海洋生物研究室(今中科院海洋研究所)奠定了基础。
 
    1952年山东大学根据青岛的海洋学研究条件和自身的学科优势,确立了“开拓海洋”的发展思路,决定成立海洋系。华岗校长认为海洋系的人力资源问题,内部有校内的生物、数学、物理、化学等系的人力资源可利用,外部有驻青的中科研海洋生物研究室、水产生物研究所的人力资源可利用,且青岛地处黄海之滨,研究和开发海洋生物、海洋物理、海洋化学有着地理优势。当年,山东大学海洋研究所和厦门大学海洋系海洋理化部分合组而成山东大学海洋系,这是当时全国高等学校唯一的新学系。海洋系汇聚了一批海洋学研究的国内外著名专家。系主任赫崇本对海洋物理、海洋气象有深入研究,唐世凤教授专长海流和潮汐学理论研究,文圣常教授专长海洋动力和波浪学研究,牛振义教授专长气象学研究,王彬华副教授专长海洋气象学研究。当时中科院青岛海洋生物研究室研究员毛汉礼,以及水产部黄海水产研究所和青岛气象台的海洋研究人员等也为山东大学兼职教学和科研。
山东大学在海洋科学研究方面涌现了一大批成果。赫崇本的海洋物理和海洋气象研究、唐世凤的海流和潮汐学研究、沈汉祥的水产养殖和加工研究、薛正辉的水产捕捞和加工研究等各具特色,在海洋学研究领域占居领先地位。文圣常关于“普遍风浪谱”和“涌浪谱”的研究成果,首次将国际上盛行的两种研究方法结合起来,开辟了研究的新途径,被收入世界海湾成果专集。山东大学还与中科院海洋生物研究所进行交流与合作,开展海洋调查和研究。1957~1958年,山东大学海洋系和中科院海洋生物研究所在渤海、黄海联合进行以物理海洋学为主的多学科、多船同步观测,获得了渤海、黄海多种海洋要素资料。[⑨]
 
(二)“生物学科全国最好”
 
    由于青岛兼具海洋生物与陆地生物物种的有利条件,1930年国立青岛大学成立时即在理学院设生物系。1946年分为动物学系、植物学系,开设动植物学、胚胎学等近30门课程,先后有曾省、童第周、林绍文、曾呈奎、陈机、曲漱蕙、王祖农、方宗熙等任教。山东大学生物系教学设施完备。据1936年统计,当时该系已建成普通生物学、无脊椎动物学、比较解剖学、生理学、植物学、胚胎学、技术学、海洋生物学等8个实验室,记忆海藻学、实验胚胎学、生理及组织学、鱼类学等研究室,另有温室、鱼类饲养室以及标本陈列室等。[⑩]
 
    生物系施教方针致力于养成学生研究精神与学术兴趣。1934年,中山文化教育馆所举行的全国大学毕业论文竞赛,山东大学生物系学生的论文,夺得全国冠军。1933年山东大学出版《科学丛刊》第一期,共刊载论文19篇,生物系学生就有4篇。生物系毕业生中出国深造的,欧美7人,日本4人,约占全体毕业生的1/2。留在国内在各大学任教,或在学术研究机关从事研究工作者,约占全系历届人数的1/3,[11]可谓人才辈出。
 
    山东大学生物系开创了中国实验胚胎学研究。生物系教授童第周是我国实验胚胎学的创始人,毕业于比利时布鲁塞尔大学,获科学博士学位。他在山东大学任教时,利用青岛文昌鱼、海鞘等为材料,进行了一系列实验胚胎学研究,使国际胚胎学界对文昌鱼个体发育有了全新认识,对于理解系统发育起到了启迪作用。他的研究成果在国内外产生了深远影响,开创了我国“克隆”技术之先河。童第周在山东大学开设的试验胚胎学,使山大成为全国较早开设此学科的大学。
 
    50年代山东大学设置重点学科时,评价生物系“师资力量较强,而且动物胚胎学的教学与研究在国内为数不多,起步早且已取得一定的成绩,应作为重点学科加以发展”。这一重点学科的确立,成就了山东大学最早的博士点之一——发育生物学。
 
(三)“文史见长”
 
    杨振声在创校之初,提出山东古物丰富,在中国古史上占极重要之位置,认为青大一方面对于地方文献、历史材料,应负搜集与整理之责,一方面对于中外学术界,应负贡献此项文献与史料之责。同时青岛优越的自然条件和城市环境,吸引了众多文人来到青岛,这也成为山东大学延揽人才的有利条件。山东大学的几任校长都非常重视人才。国立青岛大学校长杨振声效法蔡元培“兼容并包”、“科学民主”的办学方针,积极延聘专家学者来校任教,以提高学校的学术地位。华岗校长认为“著名的大学关键是靠有一批学识深厚的著名教授”。因此,山东大学各时期所聘请的教授,多为国内学术界的知名人士。
 
    上世纪30~50年代,山东大学文学院名师汇集。先后有闻一多、梁实秋、老舍、沈从文、洪深、王统照、闻宥、游国恩、陆侃如、冯沅君、赵纪彬、丁山、杨向奎、高亨、萧涤非、高兰、赵俪生、童书业、王仲荦、殷焕先、殷孟伦、张维华、郑鹤声等文史名家任教,杨振声、赵太侔、华岗三位校长也为文科学生教授课程。据1953年山大各系教师统计,历史系高级职称15人,占全系教师的43%,为全校之冠。中文系高级职称11人,占32%,与生物系并列第二。文科师资力量在全国高等院校中排在前列,奠定了山东大学的人才基础和学科基础。
 
    这些著名教授在山大任教期间积极从事教学、研究,涌现出一大批成果。闻一多的诗歌研究及创作,老舍、梁实秋、王统照的写作研究及创作,在文学界产生很大影响。陆侃如、冯沅君两人合编的《中国文学史简编》被选为高校中文系教材,《中国古典文学史简编》被译成英、俄、捷等文字出版。高亨的《周易古经今注》、《老子正诂》得到毛泽东的赞扬。萧涤非的《杜甫研究》、童书业的《先秦七子研究》、郑鹤声的《中国近三百年大事记》、杨向奎的先秦两汉研究、华岗的马克思主义史学研究等,在不同的学术研究领域占居领先地位。[12]
 
    1951年5月山东大学创办《文史哲》,由校长华岗任社长,历史系主任杨向奎任主编。这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份大学文科学报。陈毅褒扬山东大学创办《文史哲》是“开风气之先,继续办下去,一定可以引起全国各大学的重视”。在《文史哲》的带动下,北京大学等其他各高等院校,也于1955年以后纷纷创办文科学报。
 
    《文史哲》从一创刊就致力于创造学术争论的氛围,要求每期至少要有一篇论述现实的文章,每期推出一个新人。1954年第9期《文史哲》发表了《关于<红楼梦简论>及其他》的文章,作者为山东大学中文系学生。由青年作者撰写的带有学术争论性质的文章,当时一些报刊都不愿发表,在《文史哲》发表后,引起一场思想文化战线上的大讨论,引起全国学术界以至毛泽东主席的重视。此后,中国封建社会历史分期问题、农民战争问题、资本主义萌芽问题等一系列《文史哲》发起的学术争鸣,在全国都引起很大的影响。《文史哲》既有学报的性质,又具有为社会学术文化服务的特点。许多社会上的学术名家如顾颉刚、吕振羽、周古城、黄药眠等一批名家为《文史哲》撰稿,一些青年学者的文章也出现在《文史哲》上,使这份杂志真正成为学术争鸣的平台。随着《文史哲》在全国影响力的扩大,其发行量大增。1954年印数达1.3万册,1955年又增至2.7万册。中共中央办公厅专电山东大学为毛泽东主席订阅《文史哲》。《文史哲》还走出国门,进行国际交流。1955年高教部来函要求山东大学赠送《文史哲》给苏联科学院图书馆以代表国家进行书刊交换。此后《文史哲》又与英国伦敦大学东方与非洲学院、日本名古屋大学文学部、越南《文史地》、日本《中国年鉴》进行学术交流。[13]
 
    山东大学在学科设置上讲求“文理渗透”。文科基础课不仅是文科所必修,即使对理科也重视中文、外文基础,因此山大理科学生的中文、外文基础也很好,这种做法得到蔡元培和国民政府教育部赞许,认为“事属新创,用意尚佳”。一些著名教授也担任基础课的教学,如闻一多、梁实秋都曾分别为一年级学生教授国文、英文。山大还根据教授们的专长,广开选修课程。中文系所开课程有30多门,这些课程,在当时一些大学来说,可谓门类齐全,体现了学校以文科见长的特色。
 
    新中国成立后,山东大学加强文科科系设置,将文史系分设为中国文学系、历史学系。在历史学方面则注重对中国近现代史研究和少数民族史、亚洲周边国家史的研究,由校长华岗开设中国近代史、五四运动史、鲁迅研究等新课,并开设苏联史和美国史,大大突破过去“以中国史为主,外国史以欧洲为中心”的做法,开高等学校风气之先。1953年文科方面确定汉语言文学、历史两个专业为重点发展学科。经过几年发展,两个专业的实力和影响在当时全国综合性大学同类系中居于前列。[14]
 
三、山东大学对青岛城市文化的影响
 
    山东大学在青岛的30年,取得很大的成就,也构成青岛城市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提升了青岛的文化层次,丰富了青岛城市文化的内涵。1946年山东大学在青岛复校时,当时的青岛市长李先良对山东大学寄予厚望:“希望山大能负起文化建设的使命,来充实青岛的内容,使学术文化环境与物质环境并进”。[15]当时的报刊社论也建议山大师生能热血参与社会活动,“山大今后将成为青岛文化的灵魂,我们希望青岛能因有这个灵魂而成为一个形式美、内容也美的地方”。[16]对于山东大学对青岛城市文化的影响,试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分析。
 
(一)推动青岛成为海洋科研名城
 
    山东大学适应青岛滨海的地理条件,提出重点发展海洋特色学科,赢得了“海洋学科远东第一”的美誉,这些成就的取得,使青岛成为中国海洋科研的中心。山东大学的生物系、海洋系和海洋研究所为青岛海洋科研提供了人才支撑。1936年由山东大学和青岛观象台负责筹备,成立青岛海滨生物研究所。1950年中科院青岛海洋生物研究室(今中科院海洋研究所)成立时,最早的成员便由原山东大学海洋研究所的部分人员组成,山东大学教授童第周兼任主任,曾呈奎、赫崇本等都兼任该所的研究员,此后山东大学的毕业生不断为该所补充力量。在山东大学海洋学科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中国海洋大学,是我国第一所海洋综合性理工科大学,成为培养海洋、水产事业高水平科技人才的摇篮。正是这些海洋科研机构和人才在青岛的汇聚,成就了青岛海洋科研名城的美誉。
 
(二)促进青岛文艺繁兴
 
    山东大学提升了青岛的文化地位,赐予了青岛与京、沪文化中心城市进行文化对话的机会。山东大学汇聚了众多的文化名家,他们在青岛进行教学、创作和艺术活动,涌现出诸多有影响的作品。闻一多创作长诗《奇迹》,王统照创作《山雨》,沈从文创作《泥涂》、《阿黑小史》、《八骏图》等中短篇小说,老舍在青岛创作长篇小说《骆驼祥子》及《月牙儿》、《断魂枪》等短篇小说,就读于国立青岛大学文学系的臧克家在青岛出版了最早的两本诗集《烙印》和《罪恶的黑手》,洪深创作了中国了中国第一部有声电影文学剧本《劫后桃花》。1935年,由老舍、洪深、赵少侯、王统照、臧克家等12人在发起创办文学期刊《避暑录话》,随《青岛民报》发行,每周一期,共刊发10期,发表散文、诗歌、游记、故事、杂文、戏评、小说等67篇,深受读者欢迎,远及香港、四川的读者亦来函订阅。这些文艺作品都在青岛的文学艺术史上占据重要地位。
 
    山东大学在青岛期间先后创办《励学》、《刁斗》、《文史丛刊》、《星野》、《岛上文艺》、《文史哲》、《新山大》等刊物。1932年,海鸥剧社成立,主要成员为国立青岛大学的师生,海鸥剧社不但演出进步话剧,还深入崂山农村用崂山方言演出。山东大学还组织戏剧研究社,在全市发起戏剧理论研讨。洪深指导山东大学话剧社排演英国著名戏剧家苔维斯的三幕讽刺喜剧《寄生草》,轰动青岛剧坛。山东大学化学社编印《科学的青岛》一书,并在《青岛时报》上开办《现代科学常识讲座》周刊。1949年冬由华岗倡议并任主编在《青岛日报》上开辟《新史学》周刊,连载半年。1950年,青岛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筹委会成立,山大教授罗竹风、冯沅君任副主任委员。1957年青岛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正式成立,由山东大学副校长陆侃如任主席。同年,葵花诗社成立,由山东大学教授、诗人高兰任社长,诗作汇编成《葵花集》。此外,山东大学开办的学术讲座、文艺晚会等,都活跃和繁荣了青岛的文化生活,促进了青岛文艺的发展。
 
(三)提升青岛教育水平
 
    山东大学在青岛成立后,成为山东唯一的国立大学,山东各地学子纷纷来青报考,甚至北平、上海、南京、西安等考点的报考情况也非常踊跃。各地学子以被山东大学录取为荣,据1948年报载:“山大考生云涌,各区报考达五千余名,僧多粥少上榜仅三百名”,[17]可见当时青岛已成为区域高等教育中心。山东大学秉承科学先进的现代高等教育理念,在全国大学中别具特色。山东大学还举办暑期培训班,对青岛的中学教师进行培训,提高他们的教学水平。山东大学的毕业生任职情况,以中学教员为多,青岛市政府积极出台措施,吸引山大的毕业生到各学校任职,为青岛的教育事业提供了人才支持。
 
(四)迁校后对青岛的影响
 
1.各类专门人才严重不足
 
    对照山东大学过去在青岛所汇聚的人才和取得的成就,山大的迁走对青岛市的影响可想而知。山东大学迁校后,许多知名教授和学者随山大迁走,使得青岛科研人才和文化人才大量流失。青岛市各行业也缺少了人才的支持和补充。据青岛市教育局制定的《青岛市1958~1962年高等学校设想规划》,“二五”计划期间,青岛市工业方面缺少各类技术人员11000余名,一些新兴行业如仪器仪表、机械、造船、化工、海洋、水产、电子等人才缺口更大,影响了行业发展。教育方面初中、高中教师缺少3000余人。教师不但数量不足,质量也达不到要求。高中教师文化程度达到本科水平的只有237人,占高中教师的44.4%,而初中教师达到专科水平的仅有23.8%。[18]虽然山东大学每年毕业人数仅几百名,由省分配到青岛的名额更少,远远不能满足人才需求,但山东大学的迁走,无疑加重了青岛市的人才缺乏状况。1984年青岛市在关于建立青岛大学的请示中提到,“全市工业部门的科技人员仅占职工总数的2.6%,居十五个中心城市末位。我市每年需要高校毕业生4000余人,而国家每年只能分配七八百人,供需相差悬殊。”[19]山东省政府也指出青岛“高等教育落后,各种专门人才严重不足,已经成为该市四化建设发展的制约因素”。[20]
 
    2.高等教育结构单一
 
    自山东大学迁走后,青岛在近30年间,仅有国家重点学校山东海洋学院,省重点学校青岛医学院以及化工、纺织、冶金等几处大专院校,一直缺少一所综合性大学。尤其是改革开发后,青岛市被国务院批准扩大权限,青岛的高等教育水平远远不能满足新形势的发展要求。1984年曾呈奎、方宗熙、石珍荣、刘瑞玉等青岛科学界代表和山东大学数学系主任潘承洞等30位代表联合在全国人大六届二次会议上提出一份有关青岛的议案,认为青岛市“缺少一个综合性大学”,“专科学院的优点是培育专业人才,但一般具有一个共同确定,就是文理基础课程较差,因而影响了业务的纵深发展”,因此,他们一致建议“在青岛创办一所综合性大学”。[21]
 
    3. 文化力量削弱
 
   山东大学在青岛时期,曾为青岛的文化注入勃勃生机。40年代青岛的报纸称山东大学为“青岛文化的灵魂”。随着山大的迁走,青岛的文化力量遭到削弱,城市功能更加单一化,成为一座以经济著称的城市,其文化中心地位随之下降。市民受教育程度也受到影响。据1984年统计,青岛市区人口的文化程度,小学文化程度占25%,初中占37%,高中占16%,大学仅占2.8%。青岛市每年有高中毕业生近4万人,但能升入高校的不过2000人左右。大批成绩较好的学生落榜,缺少就近升学的机会。[22]


[①] 2012年青岛市委书记李群在山东大学青岛分校奠基仪式上的讲话;2009年山东大学校长徐显东在新生入学仪式上的讲话。
[②] 《青岛高等教育史(现代卷)》,人民出版社,2008。
[③]山东大学校史资料第二期,山东大学校史编写组编,1982。
[④]《山东大学的前路——赵校长太侔访问记》,《民言报》,1946年8月24日。
[⑤]《国立山东大学校刊》,1946。
[⑥] 《青岛高等教育史(现代卷)》,P191,人民出版社,2008。
[⑦]《国立山东大学概览》P18,1948。
[⑧]《国立山东大学概览》P26,1948。
[⑨] 《山东省志教育志》,山东人民出版社。
[⑩] 《青岛高等教育史(现代卷)》,P164,人民出版社,2008。
[11] 《国立山东大学校刊》,1946。
[12] 《山东省志教育志》,山东人民出版社。
[13] 《<文史哲>与山东大学文科建设——<文史哲>创刊50周年献辞》,徐显明,2001。
[14] 《山东大学百年史》,山东大学出版社,2001。
[15] 《山大复校典礼,昨晨热烈举行》,《民言报》,1946年12月29日。
[16] 《贺山大复校》,《民言报》,1946年12月28日。
[17]《求学难于上青天》,《民报》,1948年8月14日。
[18]《青岛市1958~1962年高等学校设想规划》,青岛市档案馆馆藏档案C61-3-425,P33。
[19]《青岛市政府关于建立青岛大学、青岛师专及职业、职工中专等学校的请示》,青岛市档案馆馆藏档案C15-5-263,P26,1984。
[20]《山东省政府关于建立青岛大学的报告》,青岛市档案馆馆藏档案C19-4-152,P26,1984。
[21]《关于创办新型的综合性青岛大学的议案》,青岛市档案馆馆藏档案C144-1-74,P10,1984。
[22]同①。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青岛方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延吉路148号 邮编:266034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7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