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档案信息网
|      首  页      |   政 务 公 开  |   馆 藏 介 绍  |   业 务 工 作  |   法 规 标 准  |   征 集 工 作  |   教 育 培 训  |   利 用 效 果 | 
|   青 岛 史 学  |   数 字 青 岛  |   青 岛 大 事  |     特 藏 室    |   藏 品 鉴 赏  |   历史知识库  |   数字档案馆  |   照 片 银 行 | 
|   视 频 青 岛  |   学 者 文 库  |     老 青 岛    |   青 岛 风 情  |   青 岛 景 观  |     展 览 厅    |     English    | 光阴的故事--2020年国际档案日市南特展|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青岛档案信息网 > 学者文库 站内搜索
青岛有个劈柴院
作者 : 吴坚      发布时间 :  2017-01-23 16:13:43
【字号: 【打印】 【关闭】

摘自--凤凰青岛 智库专栏 第15期

在青岛,提起劈柴院,可谓无人不知;而问起江宁路,恐怕知道的人就不多了。其实,劈柴院和江宁路指的是同一个地方,前者是民间的俗称,后者为官方的命名。这种状况很像我们每个人的名字,出生时,长辈一般先给起个小名叫着,以后虽然有法定大名,家人却很少称呼,而亲戚、近邻也大都不记得你的大名。表面上看,人的大名与小名都只是代号,但是呼唤小名的时候,人们表达和感受的则是亲近和情谊。如此看来,青岛人对于劈柴院是充满温情的。

资料图:青岛江宁路

劈柴院与江宁路

就象我们的小名不会记入档案一样,在官方的档案文献中鲜有劈柴院的记载,因此,关于劈柴院名称的来历,尽管民间说法颇多,但基本上依据推断或传说。目前看比较集中的说法有两种:一是认为此地曾为劈柴市,以后有了建筑、形成了院落,就叫了“劈柴院”;二是以刘少文的《青岛百吟》的记载为依据,认为当时“院内皆劈柴架屋,故名”。本人比较倾向第一种,认为《青岛百吟》的说法值得商榷。

《青岛百吟》是一本非常珍贵的青岛历史文献,具有极高的史料参考价值。正如青岛诗词界前辈吴心秋老师的评价:“百吟惊世珍,沧桑历历记传真。工商国事无遗漏,风土人情明细分”。《青岛百吟》完成于1929年。根据官方档案记载,当时的劈柴院里的确有许多木板房,这些木板房应该就是《青岛百吟》中的“劈柴架屋”,这一点两者是相吻合的。而问题的关键是,劈柴院出现木板房之前,是否已经有了“劈柴院”或“劈柴市”之说呢?

资料图:江宁路上的老人

档案记载,1900年,德国殖民者征购了大鲍岛(注:劈柴院为大鲍岛之一部分)土地化块公开拍卖,买下这些土地的中国商人依照德国人的规划建造了具有商住两用功能的房屋,逐渐形成以华商为主的大鲍岛华人区。劈柴院河北路口两侧的地块与现在的江宁路8号院里的地块也被人买下建了房屋,而那个时候的劈柴院没有木板房。

劈柴院木板房的出现与院里的市场形成和发展密不可分。这里最初的市场类似于现在的早市,卖货的基本上是早晨忙活一阵子就散场;后来慢慢出现固定常摊,他们租下院内的地皮搭建临时木板房,早市也就慢慢地变成了全天候市场——这个时间大约是1920年代。笔者曾经1930年代报纸上看到过一篇文章,作者称:“自我到青已有20年的历史,却没见这里有人卖劈柴。再打听资格老的朋友,也没人知道。那么劈柴院之为劈柴院由来久矣”。如此看来,在1920年代之前,这个院落被冠上“劈柴”之称谓已很久了,因此劈柴院之名称源于院里的“劈柴架屋”是不可靠的。

资料图:青岛江宁路

在此,笔者归纳诸多零碎的文献信息,将劈柴院的由来作个简单勾勒:

德国租借胶澳初期,城市建设的砖瓦烧制和人们生活燃料都以木柴为主。由于德国人的砖瓦窑场大都建在大鲍岛北,也就是现在的大窑沟,于是送卖送劈柴的小贩就在窑厂附近的一处院落里开辟了劈柴市,由此渐渐地被称为“劈柴院”。后来,随着胶济铁路的开通,德国山东煤矿开采的煤炭开始源源不断地运到租借地,煤炭成为人们生活的主要燃料,劈柴市的劈柴也就消失了,而劈柴院的名字却流传下来。

劈柴院的名字之所以没有随着劈柴的消失而失传,恐怕得益于其适时地转化商业功能。在劈柴兴市时,这里不仅卖劈柴,也出现了兜售水果、小吃和日用杂货等人们生活必需品。后来,虽然兴市的劈柴匿迹,而水果、小食品、杂货等地摊则保留下来,并逐渐兴旺,以至于成为青岛知名度最高的市井交易及消费市场。

关于劈柴院随后的演变,将另篇赘述,暂引1946年《民言报》上的一段描述作个小结:

劈柴院最初也仅仅是个空旷的大院,早晨有果子市,午后便是平民游乐场——唱大鼓的、说书的,颇为热闹。后来,渐渐有了各样的买卖,房子也陆续建造起来。即以过去的20年来说,这个周围不过几方亩面积的地方,不知成全了多少人,也毁灭了多少人。

现在的青岛劈柴院

关于劈柴院里的江宁路,可说的东西似乎不多,最有争议的应该是该路究竟是何时命名的。笔者曾在青岛市档案馆作过查考,虽然没能确定江宁路命名的具体时间,但档案中的一场官司,或许可以让我们对江宁路的来历有个大致了解,相信这个故事也是鲜为人知的。

1901年8月,平度商人官某与即墨商人胡某各自买下劈柴院面向直隶路(现河北路)的地块,两地相邻。当时周边的道路还没修好,为了行走便利,官某与胡某盖房时商定,各自在两地交界处余留两米半当作双方公用小道。路是官、胡两家私有,如果现在,也许他们会用条破绳拦着,可那时人厚道,谁走都可以。于是时间长了,这条小路也就成了公共通道,恐怕行人也淡忘这个方便是官、胡两家提供的。正因为是私地,无论德国殖民时代,还是后来的日本军事统治期间,这条路都没被冠名。

1922年12月中国政府收回青岛主权后,胶澳商埠警察厅首先废止了日占时期的路名,然后将全市的道路重新作了命名。在重新命名的道路清册中,官某与胡某两家的这条五米宽的小路并不在册。然而没过多久,警察厅给市里的几条无名道路起名字的时候,官某与胡某家的这条路列入其中。起初,官、胡并没当回事,至到有一天警察在他们的路口镶上“江宁路”牌的时候,他们咋看都觉得不舒服:这明明是私人地皮,咋成公共道路了呢?1928年8月,两家上书胶澳督办公署,陈明该路为私地,呈请在这条路的西路口,也就是在面朝河北路的路口上合建门洞,以表明此路并非公共道路;同时,他们还请求把江宁路路名撤销,改为江宁里院,以彰显该地为私有。胶澳商埠总办受理后,责成警察厅调查并提出处理意见。警察厅最后提交的的处理意见是:门洞可以建,路名不能改。

故事的结局就是这样的,笔者为江宁路没能改称“江宁里”感到郁闷,否则就不用再继续劳神地去考究:江宁路究竟是哪年命名的?

凤凰青岛 智库专家  吴坚


    吴坚,青岛城市人文历史研究者。曾担任档案馆编研处和宣传处处长,长期从事历史档案编纂与研究。2011年,立足本土文化与艺术,开办胶澳咖啡馆(大学路48号院内正楼)。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青岛方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延吉路148号 邮编:266034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7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