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档案信息网
|      首  页      |   政 务 公 开  |   馆 藏 介 绍  |   业 务 工 作  |   法 规 标 准  |   征 集 工 作  |   教 育 培 训  |   利 用 效 果 | 
|   青 岛 史 学  |   数 字 青 岛  |   青 岛 大 事  |     特 藏 室    |   藏 品 鉴 赏  |   历史知识库  |   数字档案馆  |   照 片 银 行 | 
|   视 频 青 岛  |   学 者 文 库  |     老 青 岛    |   青 岛 风 情  |   青 岛 景 观  |     展 览 厅    |     English    | 光阴的故事--2020年国际档案日市南特展|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青岛档案信息网 > 学者文库 站内搜索
王正廷和山海关路10号地
作者 : 李明      发布时间 :  2015-12-23 09:39:05
【字号: 【打印】 【关闭】

   

 

    作为1922年青岛回归谈判“折冲樽俎,卓著殊勋”的第一责任人,王正廷在10年后选择新开发的“荣成路东特别规定建筑地”筑屋休憩,似乎顺理成章。无需放大想象力,在袁世凯、周馥、杨士骧、袁树勋、孙宝琦、孙中山、徐世昌、康有为之后,王正廷对这个前殖民地城市从精神品质到物质品相的来龙去脉,可谓了然于心,而对这里在后殖民地时代的种种人事与地理变化,大致应也明察秋毫。作为一个“他者”,王正廷与青岛的命运交错,似乎是一种天注定。
    10年过去,“荣成路东特别规定建筑地”成为考验中国官僚和职业工程人才智的一个试验场。这是一场自己和自己的竞赛,考场的外面,就是一个几乎完美无缺的城市样板。王正廷建于1934年的别墅在山海关路,与弧形海湾近在咫尺,隔壁邻居是韩复榘,土地编号为山海关路10号公地,由陈其信依照西班牙田园样式设计。也许可以这么说,因为这栋山海关路别墅的存在,王正廷和“他乡”青岛的距离,在地理和心理上,都被缩短了。期间,王正廷还曾经受到沈鸿烈的邀请,与潘公展、林康侯、陳蔗青、王延松諸氏同乘肇和号巡洋舰游览崂山。1932年上海人士集资在崂山返岭村东南海滨建斐然亭,次年立斐然亭碑,由王正廷撰写碑文,对沈鸿烈的崂山开发多有赞誉之言。
    王正廷(1882~1961),字儒堂,浙江奉化人。1896年考入天津北洋西学堂,1901年进海关任职,1905年赴日本筹设中华基督教青年协会分会,加入同盟会。1907年赴美国留学,就读耶鲁大学法律系,1910年毕业后留耶鲁研究院深造,1911年回国。武昌起义爆发后任黎元洪都督府外交司司长,12月任临时参议院议员。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后任唐绍仪内阁工商部次长兼代总长,7月辞职回上海任中华基督教青年会全国协会总干事。1913年4月当选为参议院议员及副议长,一度代理议长,因袁世凯暴力迫压国会和议员,被驱逐出北京。
    1916年袁世凯死后国会恢复,继任参议院副议长。1917年赴广州参加护法运动,9月署理军政府外交总长。1919年为中国出席巴黎和会全权代表之一,坚持拒签对德和约,获得国内舆论好评。1921年到北京就任中国大学校长,并获长期连任。1922年3月任鲁案善后督办,12月同日本签订“鲁案协定”,并办理移交胶澳管理手续。
    1922年的300多天里,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收回主权的外国租借地,在王正廷手上完成了一系列的法律手续和管理对接,形成了事实上的殖民地国有化示范样板。1922年2月4日,中日签订《解决山东悬案条约》及其附件,就交还胶澳租借地等达成协议。3月2日,王正廷“督办鲁案善后事宜”的任命,以大总统令形式发布,同日大总统令另派山东省长田中玉兼任会办。4月2日《督办鲁案善后事宜公署暂行编制》获大总统指令照准备案,5月2日首批驻青日军回国,6月7日王正廷获委任为鲁案中日联合委员会委员长,6月29日胶海关归还中国管理,同月《鲁案善后月报》第1卷第1期出版。
    1922年冬天来临的时候,青岛回归的节奏陡然加快。经过5个月的谈判,11月17日,北京政府批准《胶澳商埠暂行章程》,18日胶澳实施市自治令公布,29日接收青岛防务的中国警察和保安队到达青岛。12月1日,中日《山东悬案细目协定》签字,5日中日《山东悬案铁路细目协定》签字,6日王正廷任外交总长,8日抵青岛办理接收事宜。12月10日,中日在青岛举行胶澳行政事宜交接仪式,这标志着在经历了8年艰难的交涉之后,北京政府正式收回青岛主权。《申报》云“今午青岛接收纪念,事前预备升旗鸣炮。”《晨报》谓“青岛市民且于昨日举行纪念青岛收回庆祝大会,各机关各商店均悬挂五色国旗,各校学生则于昨晚举行提灯大会,游行青岛各重要街衢云。”伴随着胶澳商埠公署的成立,1922年10月就任山东省省长的熊炳琦12月兼任胶澳商埠督办,会同王正廷完成接收胶澳事宜。
    1922年12月10日,日本驻青岛总领事馆设立。12月16日,日本驻青岛守备军司令部撤销。与此同时,日侨及日军18000人先后回国。1923年1月1日,胶济铁路接收仪式在青岛举行,胶济铁路管理局同时成立。胶济铁路谈判过程中,传王正廷曾想把日本人作价4000千万元的胶济铁路权益,让刘子山私人收回,改为商办。王正廷的这个想法,在当时不可谓不大胆,可惜半途而废。
    回家的青岛,换掉的是块牌子,一切似按部就班。北京政府规定胶澳商埠疆域仍沿袭德占时期的区域:自北纬35°53′30″起,至36°16′30″止;自东经120°8′30″起,至120°37′40″止。陆地面积551.75平方千米,域海面积576.50平方千米,总面积1128.25平方千米。行政范围划定了,剩下的就是人口调查,统计结果市内人口为289411人,五方杂处的局面形成事实。
    1922年12月11日,王正廷被黎元洪任命为代理国务总理兼外长,至月底结束。1923年3月王任中俄交涉督办,至1924年5月与苏联代表签订中俄协定。未久先后两度任外长,一度兼财政总长。1927年夏任陇海铁路督办。
    1928年6月王正廷任南京国民政府外交部长、中国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委员、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等职。6月15日,新官上任的王正廷发表对外宣言:“中国八十余年间,备受不平等条约之束缚,此种束缚,既与国际相互尊重主权之原则相违背,亦为独立国家所不许,今当中国统一告成之会,应进一步而遵正当之手续,实行重订新约,以副完成平等及相互尊重主权之宗旨。”7月7日,王再以外交部名义宣布废除旧约和重订新约的三项原则:已届满期之条约,当然废止,另定新约;尚未满期者,国民政府当以相当之手续解除而重定之;旧约满期而新约未定者,另定临时办法而处理一切。
    作为青岛回归长时间谈判的当事人,王正廷对以“改订新约”方式废除不平等条约,本应驾轻就熟。但未来的路径,却并非预计般中规中矩。一个国民政府外交部长的作为空间,狭窄且布满荆棘。10月王正廷与日本代表谈判“济案”问题,未能取得进展。其后曾与美英法德等国订立“新关税条约”,争取到西方国家一些让步,但没有实质性的进展。而王正廷的对日妥协政策,更引起民众日益不满,1928年12月13日,失去控制的数千民众高呼反日口号,涌入南京萨家湾王正廷寓所,砸毁家具、汽车,致现场一片狼藉。王正廷人在上海,所幸逃过一劫。
    幸和不幸,有些像“塞翁失马”。对国民政府的外交部长来说,下一次民族主义运动撕裂开的,就不仅仅是财产损失了。1931年9月18日,日军向沈阳东北军北大营发起进攻,东北事变发生。9月28日,在南京冒雨请愿的千余名学生冲进外交部,抓住在办公室的王正廷一顿很揍,致头部血流不止。这个“说不清理还乱”的结果,终使王正廷心灰意冷,遂绝意辞职。
    在外交部长任内,王正廷与青岛的职务往来时断时续,如1929年夏天的莅临视察。更深入的联系,则发生在辞职之后。1932年,青岛市财政局就王正廷租山海关路公地一事,请示市长沈鸿烈:“王部长不时往来青岛,拟在本市觅地建筑住所……王部长办理接收青岛,折冲樽俎,卓著殊勋,自与普通市民领地建筑者不同,似应予以便利……租权金一项拟按照底额每公亩59元征收,籍示优异,其常年地租仍照章缴纳”,沈批示“照办”。9月21日财政局知会:“王儒堂领租山海关路10号公地11公亩 1公厘5,租权金658元7角3分”。
    已发现的资料证明,至少在1933年和1935年两个夏天,王正廷都有在青岛活动的广泛记录。1933年7月17日黄际遇《万年山中日记》载:“晚太侔宴全校教职员于海滨青岛咖啡馆,甫入座,余即偕汉尗往平原路应铁路局葛光庭、崔士杰、陈延炆、陆梦熊、彭东原、尹援一诸君之招,同座有李家驹、王正廷等,局终往送幼山、仙槎、筱帆、毅伯登车。”吃饭的这些人,除了胶济铁路的首脑,李家驹、王正廷都不是等闲之辈。尤其客居青岛的李家驹,为光绪进士,授翰林。1903年任湖北学政,后调东三省,1906年出任京师大学堂监督,成为京师大学堂(北京大学)第五任校长。1907年改任出使大臣赴日本,同年派为考察日本宪政大臣,授内阁学士,1909年署理学部左侍郎。期间编写《日本租税制度考》《日本会计制度考》《日本司法制度考》,对清末立宪和官制、税制、司法改革影响深远。1911年李家驹兼任协同纂拟宪法大臣,武昌起义爆发后临危受命,出任资政院总裁,推出《宪法重大信条十九条》。1912年鉴于立宪主张无望,辞职。1914年再出任参政院参政,之后渐归隐市井。1938年逝世青岛,终年67岁。
    王正廷为斐然亭撰写碑文,也在1933年,其中有云:“迨晨光微熹,云车飚发,高丘俊壑间,轮碾如飞,盖周山场筑驰道矣,不半日而达华严寺,登山而观,大海泱泱,恍惚如睹尚父、桓公之遗烈犹有存着”。这些有感而发的夸大其词,给“昔日之崎岖盘曲者,今一变而为砥直康庄”的沈氏青岛政事,涂抹上一层光彩。
依照王正廷山海关路10号公地别墅建于1934年的说法,这位国民政府前外交部长自此开始,大概就不必在青岛客居他处了。实质上,在1935年,关于王正廷在青岛参加各种公开活动的资讯,的确有所增加。如7月19日,中华职业教育社第十五届社员大会暨全国职业教育讨论会第十三次年会在青岛市立女子中学大礼堂召开,当日上午9时,王正廷参加开幕式并致开会词,同时有行政院秘书长诸民谊训词,江问渔报告社务,雷法章报告会员筹备情形。 20天后的8月9日,王正廷似乎中午、晚上都在迎宾馆吃饭。中午先参加了沈鸿烈的宴请,晚上再加入胶济铁路委员长葛光庭的大餐,同席则有孙哲生、曾仲鸣、傅秉常、马寅初、吴经熊等旅青名流。而自8月3日到8月19日,汪精卫也正避居青岛。8月9日王正廷的饭局,依旧是本地报纸例行公事的网中鱼,次日《青岛晨报》刊登“沈市长昨午欢宴王正廷马寅初等,邀葛委员长等作陪”的消息,让这个昏昏欲睡的青岛之夏,多了一分谈资。
    1936年8月,王正廷出任驻美大使。1938年9月奉调回国,任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和国民政府委员。抗战胜利后回上海,任上海市参议员、全国体育协进会理事长、中国红十字会会长、交通银行董事等职。战后国立山东大学在赵太侔主持下于青岛复校,1947年秋王正廷到青岛,传有人建议请王来校演讲,赵以“我们不请政客”作答,回绝了对他的这位原“八大关”邻居的邀请。而1948年《大中报》“名宿王儒堂来青度旧岁”的消息,更不免让人产生“夕阳西照”的感慨。对青岛来说,王正廷时代已然成为历史,而这个曾经由王正廷之手获得新生的城市,却并不知道未来通向哪里。1949年初王正廷去香港,出任太平洋保险公司董事长等职,12年后病逝香港。这一天,是1961年5月21日。
    差不多在王正廷西去的同时,离王正廷原山海关路别墅不远的八大关宾馆礼堂工程,也奄奄一息了。本来,八大关宾馆礼堂是为中央会议而准备的,由中建部第一工业设计院1959年完成设计,1960年经批准正式动工。到1961年4月,礼堂主体基本完工,并进行了少量装修,但附属工程如锅炉房、冷冻机房、变电室却迟迟未动工,原因是没钱了。礼堂修建之初正值三年灾害开始,财政日益困难,因此在有多达80万资金缺口的窘境下,山东省委1961年5月批示“汇泉小礼堂工程属于非生产性项目,收尾工程很大,材料不足”,决定暂缓建设,只进行维护。
    不过,关于“他乡”八大关的这一切,王正廷已经不可能知道了,他和他曾经的山海关路别墅一样,不再属于这个“天翻地覆”的时代。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青岛方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延吉路148号 邮编:266034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7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