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档案信息网
|      首  页      |   政 务 公 开  |   馆 藏 介 绍  |   业 务 工 作  |   法 规 标 准  |   征 集 工 作  |   教 育 培 训  |   利 用 效 果 | 
|   青 岛 史 学  |   数 字 青 岛  |   青 岛 大 事  |     特 藏 室    |   藏 品 鉴 赏  |   历史知识库  |   数字档案馆  |   照 片 银 行 | 
|   视 频 青 岛  |   学 者 文 库  |     老 青 岛    |   青 岛 风 情  |   青 岛 景 观  |     展 览 厅    |     English    | 光阴的故事--2020年国际档案日市南特展|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青岛档案信息网 > 学者文库 站内搜索
西镇过去式(一)小泥洼和炮台
作者 : 李明      发布时间 :  2016-01-29 16:55:04
【字号: 【打印】 【关闭】

李明,1962年出生于青岛,青岛早期城市史及人文思想研究学者。著有《青岛老房子的记忆》、《画说青岛老建筑》、《塔楼上的青岛》、《青岛往事》等。

消失的小泥洼

    当2007年酷热的夏天以一种非常的锐利深入到昔日台西镇的时候,透过被湿热的东南风灼抚的街道,人们早已找不到一个叫小泥洼的地方了。这个近乎传奇的地理故事,伴随着铁路以西地区的一次次改变,终于被深埋在地下,成为了一个符号,一个固化了的生命群落的象征。或许,在秋天来临的一个日子,在夜深人静的晚上,在一片建筑废墟里面,我们不经意间还可以听见先人的呼吸,听见穿过了100年时间屏障的一声咳嗽,尽管,从那里发出的声音很微弱,很苍白。在今天的青岛,即便是用苛刻的标准去标记我们祖先的栖息地,小泥洼也是不可磨灭的航标灯。这个曾经孕育了台西镇的移民村落,从大明王朝的某个黎明开始一路生长起来,走过了明朝的成化、嘉靖、万历,走过了清朝的康熙、雍正、同治、光绪,走过了刻骨铭心的1897年,经历了城市化之后的风风雨雨,如同一个不死的灵魂,照亮并温暖了台西镇的精神史。作为事实存在的小泥洼,物理的确定已失去了许多坐标,今天可以找到的最早的记录,大约应该是北洋道员刘含芳在光绪十二年,也就是1886年的胶州湾勘察报告。在这份秘密文件中,刘含芳描述小泥洼“平岗七里,向西直伸,断续相连”。刘含芳和后来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及英人琅威理,之所以相继在1886年的几个月里匆忙进出胶州湾,并关心起名不见经传的弹丸之地小泥洼,盖是因为清朝中央政府对北洋防务的焦虑。之后,在“胶澳设防,实为要图,堪度形势,未可再缓”的统一意见下,登州总兵章高元1891年率军设防,在小泥洼附近设置广武营和炮台。然而,这些努力,最终并没有阻止1897年11月德国海军的武装占领胶州湾。110多天以后,包括小泥洼在内的551.5平方公里土地上274个村庄和接近8万国人的命运,被彻底改变了。此后,关于小泥洼的确切描述,出现在德国人谋乐1898年至1899年夏天完成的一份地理考察报告中。这个德国青岛总督翻译官在《山东德邑村镇志》记载说,小泥洼位于远远伸向西南方的岬角上。陆地尖部由一堆起的坝与小岛团岛相连。谋乐说,小泥洼的泥,意思是淤泥、泥浆、烂泥,洼则是指这里有沼泽地和小水塘。根据谋乐的统计,截止到1899年,小泥洼有324口人。实际上,小泥洼村在1901年的冬天结束之前,可能就已经被整体迁移了。因为,有文件显示,到1902年的时候,小泥洼附近便临时搭盖起了一个屠宰棚舍,并设立了一间兽医办公室,开始有兽医和寄生虫检验员在这里工作。1903年1月至1906年6月,投资超过70万金马克的总督府屠宰场和生物化学制药厂在小泥洼建设完成,屠宰场周围的区域以清洁的原因被禁止居住。原德国屠宰场的一小部分办公建筑,目前还保存着,位置在观城路65号,1914年冬天德国溃败之前,这里叫屠宰场路。关于小泥洼村人的生活细节,今天已经不容易还原,324口人的去向,也同样没有完整的记录。但是,似乎矛盾的是,小泥洼作为一个法律意义上的地名,却在一段时间里一直存在着。1898年9月2日颁布的《征收课税章程》,规定了小泥洼、青岛口、青岛岗、大小鲍岛、孟家沟、会前等处所养之狗,须报知巡捕总局请领准养牌。1900年6月14日颁布的《德境内外两界章程》则明确规定,青岛附近等处作为内界,分为9区,除了青岛之外,小泥洼和大鲍岛、孟家沟、小鲍岛、杨家村、台东镇、扫帚滩、会前名列其中。

    研究发现,小泥洼周围受控制的非居住形态,随着一个临时性卫生检疫所1906在嘉祥路3号的建立,实质上一度是被强化了。这种局面,直到1910年以后陆续踊入这里的劳工、城市贫民和难民的自行居留,才被打破。此后,小泥洼周围混乱的居住状况,一直以扩张的方式延续着。1930年代初,政府开始着手改善以原小泥洼区域为中心的西镇地区民生,城市秩序逐渐确立。然而,到了这个时候,原生态的小泥洼早已经被彻底改变,作为自然村落存在的小泥洼,业已名存实亡。

1920年之前的台西

台西镇炮台

依稀炮台

    台西和小泥洼命运的第一次改变,源自1886年。尽管是年刘含芳、丁汝昌和琅威理分别对包括小泥洼在内的胶州湾东岸进行的勘察详略不一,但当这个被李鸿章整理过的报告在1891年成为了清朝中央政府的决策依据后,小泥洼和国家防卫的联系,就被前来设防的登州总兵章高元通过西岭炮台工程逐渐具体化了。


    和小泥洼村落的完全消亡不同,位于团岛公园海拔21米小高地上的小泥洼炮台,至今依然残留了一些早年的建筑遗迹,只是我们已经不确定这些残留物中间,是否还真正有章高元西岭炮台时代的东西。在2006年通过特别手续获得进入的一次考察中,访问者对炮台年代痕迹模糊的重复翻建遗存的辨认,曾出现了相当大的分歧。确切数据,始终没有获得证实。然而,在这个阳光灿烂的下午,却没有人怀疑,这个曾经是中国军队守护国家海防的皇家炮台,同时也生长着小泥洼324口人的希望。或者,这样的信念,可以被深埋在炮台地下的岩石开凿声所见证。那些发生在115年前的和人有关的场景,在同一个天空下面,曾经轰轰烈烈。

    小泥洼炮台是章高元计划建立的三个炮兵阵地中的一个。但很遗憾,因为财力不足,整个胶州湾炮台工程进展缓慢,章的淮军前后用了6年时间才建了半个小泥洼炮台。然而,就是在这个勉强可以使用的炮阵地上,士兵们却发现,政府配置的大炮,有的甚至完全不能使用。这个后来发现的有据可考的史实,即便在今天不被刻意扩大,其所传递出的1891年至1897年胶州湾海防的真实信息,依然令人触目惊心。如此窘迫和草率的战事准备,应对发生在1897年冬天的德国军事占领胶州湾事件,清朝军队的失败,已属必然。

    1898年后,换了主人的小泥洼炮台被德军进行了改建,建设了大型掩蔽部、地下运兵道及碉堡等设施。长时间进行青岛日德军事史研究的专家衣琳相信,德军在此建有海防炮阵地,配备有4门210毫米长管加农炮,炮位采用半球型的钢板防盾,防盾钢板厚20毫米。一度,这里曾驻守有德军75人。

    在台西,除了小泥洼炮台,章高元还设置有兵营,这就是文献中通常记载的西营盘。德占后,这里成为了德野战炮兵的营房。本地学者一般认为,台西兵营的具体位置在今济南铁路局青岛办事处所在地。这个今天看来依然具有相当规模的建筑群,是在野战炮兵营房的基础上重新规划建设的,曾经专门服务于管理严格的青岛特别高等专门学堂。

    根据衣琳的研究,1914年日德战争中,德军用台西小泥洼炮台的4门加农炮,频繁向位于东北方向的湖岛、水清沟、大山及四方山一线日军炮阵地轰击。对德军据守北部前沿阵地,起到了重要作用。在攻坚战期间,日军飞机曾飞来小泥洼炮台上空向德军投弹。对炮台来说,最后的时刻是和毁灭一起到来的。4门加农炮在炮弹打完之后,被德军炸毁。

    战后,日军依然将小泥洼炮台作为军事要地和通信站使用并实施管理。后来的年代,这里逐渐荒芜。1998年,杂乱的炮台遗址被清理出来,建成了一个半开放的绿化园。到了这时,已经没有多少人还记得这里曾经出现的清朝海防故事了,章高元、淮军、小泥洼炮台和名存实亡的大炮,都无声无息地消失在了台西人的日常视野之外,成为了一个黯淡的城市背景,一些和当下不发生任何联系的过往。偶尔,有访问者发出追问,得到的回应往往会是南辕北辙,象中国版的黑色幽默。于是,日子就一天天过去。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青岛方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延吉路148号 邮编:266034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7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