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档案信息网
|      首  页      |   政 务 公 开  |   馆 藏 介 绍  |   业 务 工 作  |   法 规 标 准  |   征 集 工 作  |   教 育 培 训  |   利 用 效 果 | 
|   青 岛 史 学  |   数 字 青 岛  |   青 岛 大 事  |     特 藏 室    |   藏 品 鉴 赏  |   历史知识库  |   数字档案馆  |   照 片 银 行 | 
|   视 频 青 岛  |   学 者 文 库  |     老 青 岛    |   青 岛 风 情  |   青 岛 景 观  |     展 览 厅    |     English    | 光阴的故事--2020年国际档案日市南特展|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青岛档案信息网 > 学者文库 站内搜索
西镇过去式(二)团岛
作者 : 李明      发布时间 :  2016-01-29 17:00:55
【字号: 【打印】 【关闭】

团岛灯塔

    很长时间里,团岛给人印象最深刻的地标建筑,不是章高元的炮台,也不是军事通信站,而是一座高高矗立的船舶指示灯塔,在青岛半岛的最西端,它就如同一个城市纪念碑,标志着开放的海洋商业时代的到来。尽管今天的团岛灯塔已被周围的高楼遮挡,但当我们深入团岛,近距离接触这个光明发源地时,依然被它和它前面的胶州湾湾口所构成的和谐联系强烈吸引。
如今的团岛,已是突出海岸的海岬的一部分。但至少在1898年之前,这里还是个在退潮时才与海岬有一道沙岗相连的小岛。德国人谋乐曾在《德邑村镇志》记载说,团岛与陆地尖部由一堆起的坝相连,而陆地尖部的名字是Yu nui san。在谋乐的视野里,这个名字无人知晓,因此找不到对应的汉字。后来,研究者根据读音,多将其译为玉牛山。在去德国化的1914年至1922年日本军事管治时期,这里则被写作游内山。

    游内山岬角上,用灰色石块建造的33米高的灯塔,在1900年12月1日启用。谋乐描述说,“它以强烈的电闪光,在夜间照亮了进入胶州湾的入口。”

游内山灯塔

    依照官方文件的记录,游内山灯塔的塔身在1898年已经砌筑了一段,但不知是什么原因,灯塔并没有在计划的1899年12月完成建设。1年之后,这个采用了从德国运来的灯具和发光设备的灯塔,终于在青岛半岛的最西端,发出了第一束明亮的光芒。
根据1901年10月编辑的《胶州备忘录》的记载,位于半岛西南顶端的灯塔,安装了一组头等的闪光电灯,灯光远照可达16海里。借助这一灯塔,可使船只能在夜间平安驶入青岛锚地。该报告同时说,已经设计了可供在这个重要地点安装的报雾信号器。这个信号器发出的声响,就是后来青岛人都非常熟悉的所谓“海牛”声。

    青岛殖民地方面认为,团岛灯塔的启用,使航运得到了很大的方便,尤其是在小港码头开放以后,这座灯塔在夜间的作用就更加明显了。截止到1901年,进入青岛的轮船数目已达311艘,其中除了236艘德国船外,英国船和日本船也有不少,此外还有俄国、挪威、奥地利、荷兰和丹麦的轮船。

    最早的团岛灯塔,是一座独立的柱形建筑,塔内有楼梯盘旋,上部是穹顶灯罩,内设电力弧光灯。根据记载,灯塔在建成后不久,就成了旅游景点。1903年由弗里德利希•贝莫和克里格联合编写的《青岛及其近郊指南》,提供了从市中心前往灯塔的路线:“坐人力车经过火车站或沿着海岸线西行,经过海军陆战营到台西镇,然后步行便可到达团岛,这是一处眺望山景和城市市容的地方……”

    1914年8月,日德青岛争夺战打响,团岛灯塔毁于战火。战后,日方在原地进行了重建。8年之后,胶海关税务司大泷八郎在《十年贸易报告(1912-1921)》中记述,1919年8月新建一座灯塔,装有一盏固定的三级亮度的屈射光线灯,可在15海里外看到灯光。新八角形灯塔全部石砌,高50英尺。“另装有内燃机带动的警报器,它在雾天每隔30秒发出警报哨声3秒钟。”
2006年,在本地的一些历史研究人员集体进行的考察中,没有发现灯塔中遗留有德国产品。在团岛值守灯塔近30年的王炳交告诉访问者,之前房屋大修时,曾见到过一根标有“東洋木棧 萩工場”字样的木材。

    到今天,游内山或玉牛山早已淡出了普通人的视线。然而,曾参与集体考察的青年学者王栋相信,与游内山渐渐被遗忘所不同的是,岁月并没有更改团岛灯塔的作用。今天,它依然傲立于胶州湾口,继续为船只指引航向。

 团岛过去式

    作为台西镇地理的重要组成部分,团岛似乎一直很孤单。即便是在台西形成了全境居住高峰的30至40年代,已经与陆地连接的团岛也一如既往地游离在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之外,仿佛一个看客,沉默不语。只有雾天的时候,从团岛灯塔里不时发出的雾笛声,才稍微拉近了人们与这个陌生邻居之间的心理距离。

团岛区域图

   然而,尽管筑有炮兵阵地,团岛却并无战事。在1914年冬天的日德激战中,团岛外海因为布了雷,日军军舰无法靠近,所以没有出现直接交火的场面。11月7日早上7点10分,日军左翼攻击集团第46联队第二大队的第六中队从陆路越过汇泉广场,沿海岸线直插团岛。8点30分左右,日军士兵到达团岛要塞。期间,尽管发生了一些零星的抵抗,但因驻守团岛的德军已接到停止作战的命令,很快就向日军缴械了。后来人们知道,整个日德青岛争夺战,团岛炮台是最后一个陷落的德军要塞。
日德战事之后,日本占领军在团岛设立了一个无线电电台,从现在仍清晰可寻的部分电台建筑遗迹看,这个规模不大的机构,所起到的作用应不可小觑。无线电台和更大规模的水上飞机场的出现,完善了这个区域的军事功能,也进一步强化了团岛的神秘色彩。

    实际上,在团岛过去式的地理链接上,沿海岸线从南向北,今天可考的各种设施大致是这样排列的:航海灯塔、水上飞机场、临时刑场、炮台、电报房、粪便和垃圾处理场。从灯塔到垃圾处理场,步行需要20分钟。在这些设施中间,粪便和垃圾处理场和普通人的生活联系最为密切。

    在团岛进行垃圾处理,应该是最早的城市规划设计的。这样做的理由,是因为被铁路分割的团岛远离市区,不会造成二次污染。团岛西南,1906年设置的总督府屠宰场(今观城路65号)和临时检疫所(今嘉祥路3号),也是出于同样的卫生考虑。最早,城区的粪便清除办法是用马桶倒入铁罐,再拉到团岛集中。从1902年开始,由警方具体管理的垃圾及粪便清除工作,已经由一家欧洲企业经手进行。政府方面认为,这样一方面可减轻警方的负担,另一方面则“创造了由私人清扫机构进行严格检查的可能性”。

1906年拍摄的总督府屠宰场

    团岛的粪便和垃圾处理,一直持续了下来。有相当一段时间,团岛三路最西北的处理场,在后海的海边建有一个大粪池,收集起来的粪便倒进去,再定期用木帆船贩运到海西。根据回忆,这个用石头堆砌的大粪池设有进出口,东边的进口高,西边的出口低,以方便倒入和输出。海平面之上的输出口是个大阀门,贩运的木帆船靠上来,打开阀门,粪池的粪便依靠自身压力就可以流入帆船。

    在团岛,关于海滩刑场最刻骨铭心的记忆,是著名工运领袖李慰农和报人胡信之的被行刑。1925年7月29日凌晨,他们两人在这里被秘密处决,告别了虔诚信奉的社会变革事业。罗章龙后来回忆,李慰农遇难的消息传到上海时,当时中共中央正在开会,总书记陈独秀当即宣布追悼,在场的人痛哭失声。据说,当年刑场关押犯人的地下水牢如今还在,或许,它可以见证1925年7月的这个血腥的专制之夜。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青岛方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延吉路148号 邮编:266034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7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