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档案信息网
|      首  页      |   政 务 公 开  |   馆 藏 介 绍  |   业 务 工 作  |   法 规 标 准  |   征 集 工 作  |   教 育 培 训  |   利 用 效 果 | 
|   青 岛 史 学  |   数 字 青 岛  |   青 岛 大 事  |     特 藏 室    |   藏 品 鉴 赏  |   历史知识库  |   数字档案馆  |   照 片 银 行 | 
|   视 频 青 岛  |   学 者 文 库  |     老 青 岛    |   青 岛 风 情  |   青 岛 景 观  |     展 览 厅    |     English    | 光阴的故事--2020年国际档案日市南特展|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青岛档案信息网 > 学者文库 站内搜索
时间过客余晋龢
作者 : 李明      发布时间 :  2017-12-22 10:10:55
【字号: 【打印】 【关闭】

 

余晋龢与青岛长时间发生的联系,被长时间遮蔽。从出生地绍兴出发,余晋龢的一生大致经历了东京、北平、青岛、厦门这些地方,最后客死他乡。六十多年的人生履历,在青岛的记录长达六分之一。而在他和青岛发生关系之初,他并不知道冥冥之中这是一条不归路。
零散资料显示,余晋龢字幼耕,1887年出生在浙江绍兴府绍兴县,早年到日本留学,1906年入学东京宪兵练习所,1911年从陆军士官学校毕业。归国后,余晋龢历任陆军部参事、宪兵学校教官,1922年出任青岛港政局局长。1923年10月24日出版的《顺天时报》披露,接收后的青岛港,在港务机关的设置上,争议不止,初期鲁案善后督办公署的设想,是设立三个机构,即码头事务局、港务局、港务工程局。而据1924年10月13日《北京日报》的报道,青岛港在这期间已重新修订了港规。 1925年7月,山东省军务善后督办张宗昌的同乡赵琪,获任胶澳商埠局总办,成为余晋龢的上司。
检索1929年8月出版的《青岛特别市政府市政公报》第一期,当年7月17日召开的第一次市政会议,即有余晋龢出席的记录。此后有叙述说,1930年7月余晋龢出任青岛市公安局局长。而余晋龢出席青岛市政府市政会议的记录,截止到1933年8月31日的第229次会议,自9月4日的230次会议开始,由汤树生代表出席。1933年9月初,接近余晋龢离开青岛的时间点。
1934年1月6日,余晋龢调任北平市公安局局长。 1935年7月,因余晋龢在“破获邻境绑匪杨占清一案”中的表现,北平市长袁良奉行政院令给予余晋龢记功,以资策励。余晋龢的第一次北平履职时间,应在两年左右,也就是1933年底到1935年底。之后他浮皮潦草地在厦门市长任上蜻蜓点水一番,就又回到了青岛,住进莱阳路家中。余晋龢属猪,1935年是他的本命年,此刻他并不知道,在他下一个本命年到来的时候,将会在劫难逃。
1935年12月23日,余晋龢转任厦门市长“接印视事”,月余辞任,旋任国民政府外交部特派员。半年后的1936年7月,厦门图书馆馆长余少文到青岛出席中华图书馆协会第三次年会,19日早晨抵达青岛后,下午就去探望了余晋龢。并记云:“午后,偕辜君到山东大学联合年会办事处报到,并往莱阳路访前厦门市余市长晋龢,他长厦市仅一个多月,以偶受汽车撞伤,引病辞退,数月之别,不期而会,彼此都很喜欢!他住在这个地方,已十余年,现在是任外交部专员的职务。”余少文和余晋龢彼此“喜欢”什么,余少文没有细说,从余晋龢1933年5月在青岛公安局长任内编辑印行佛学经典看,其传统文化的功力,应属上乘。
1935年7月15日到8月19日,汪精卫在青岛疗养月余。这个时间余晋龢应该还在北平市公安局长任上,推测并不经常回青岛。未知余晋龢后来与汪精卫发生关系的源头,是不是出现在其陆军部参事和宪兵学校教官任内,亦或是出任外交部专员以后。1911年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回国的余晋龢刚刚24岁,是一个“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的年龄,而到了1936年的时候,余晋龢已近知天命之年,内心大概早就“机务缠其心,世故烦其虑”了。一念之间,人生的轨迹便大不一样。这份万劫不复的选择,内里究竟有多少不可逆转的机缘巧合,恐怕只有天知道了。
七七事变后,余晋龢的上升机会与蜕变脚步同时加快,1938年1月继江朝宗之后成为第二任伪北京特别市市长。一年之后的1939年1月9日,伪华北临时政府任命前胶澳商埠局总办赵琪为青岛特别市市长。1940年3月,汪精卫建立伪南京国民政府,余晋龢留任北平特别市市长,后专任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余晋龢之后到1945年8月日本投降前,伪北京特别市市长续有苏体仁、刘玉书、许修直三人。
据《国民政府公报》第437期的记录,余晋龢在1943年1月20日被“特派”为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常务委员兼建设总署督办,并以汪精卫签署的国民政府令形式发布。华北政务委员会在汪精卫政权中享有极高自治权,全权处理河北、山东、山西三省沦陷区及北平、天津、青岛三个特别市的政务,河南省的东北地区也归其管辖,统筹治安、资源开发及调节物资供求关系、文化教育等任务。期间余晋龢为一本功利性目的明显的宣传读物《日本之教育》撰写过序文。余晋龢出入华北政务委员会时期,他在青岛时的上司赵琪,也是这个委员会的成员。1943年12月,汪精卫批准余晋龢呈辞华北政务委员会常务委员兼建设总署督办职,其后出任全国筹堵黄河中牟决口委员会主任委员、全国经济委员会常务委员。很快,这一切成为过眼云烟。而这个时候,离着余晋龢的末日,已经不远。
日本投降后,余晋龢在天津被国民政府逮捕,收监期间在狱中去世。1946年11月20日,首都高等法院检察官在对1943年的伪北平市长刘玉书的声请复判理由书中,描述“同时解院”的邹泉荪、唐仰杜、汪时璟、潘毓桂、余晋龢等人为“华北巨奸”。
1936年在青岛访问余晋龢的厦门人余少文,比余晋龢大两岁,和余晋龢交际并不多。余少文一生多在文教圈活动,1915年在全闽师范学堂毕业后回厦门创办女校,1930年出任厦门图书馆馆长,期间并任厦门市教育会会长。1938年5月厦门沦陷,余少文携珍藏善本两种逃难香港,战后返厦归还图书馆。1952年10月17日摔倒致双目失明。余少文留给后人的,是其所著《听月楼吟稿》。
余晋龢和余少文这两个短暂邂逅的人,最终以完全不同的方式进入了历史。而余晋龢和赵琪进入历史的方式,也不尽相同。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青岛方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延吉路148号 邮编:266034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7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