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档案信息网
|      首  页      |   政 务 公 开  |   馆 藏 介 绍  |   业 务 工 作  |   法 规 标 准  |   征 集 工 作  |   教 育 培 训  |   利 用 效 果 | 
|   青 岛 史 学  |   数 字 青 岛  |   青 岛 大 事  |     特 藏 室    |   藏 品 鉴 赏  |   历史知识库  |   数字档案馆  |   照 片 银 行 | 
|   视 频 青 岛  |   学 者 文 库  |     老 青 岛    |   青 岛 风 情  |   青 岛 景 观  |     展 览 厅    |     English    | 光阴的故事--2020年国际档案日市南特展|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青岛档案信息网 > 学者文库 站内搜索
世相浮沉丁敬臣
作者 : 李明      发布时间 :  2017-12-22 10:14:37
【字号: 【打印】 【关闭】
1898年开始的青岛城市化开发,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诸如刘子山、傅炳昭、李涟溪和丁敬臣,都是快速崛起代表者。在这些第一代华商早期财富扩张的路线图上,买办是个承前启后的关键词。
丁敬臣1880年出生在江苏江都,早年捐过监生,后转入上海洋行历练,积累了进出口贸易经验。丁敬臣作为第一代职业移民进入青岛的时候,20岁上下,精明强干。丁敬臣青岛履历的第一站,是禅臣洋行。禅臣洋行是一家德国进出口商,最早设置在威廉街,宽广的房屋“前临大海,潮声如吼,远岛来帆,皆在槛下。”禅臣从事的贸易内容和其他洋行类似,不外是进口机械等工业和日用产品,出口肠衣、猪鬃、花生等土产。丁敬臣通过禅臣洋行,完成了原始积累。在这个过程中,丁敬臣获得了德国租借地总督府的信任,进而成为胶济铁路物资贸易代理人。
之后,丁敬臣开始独立创业,先后开设了悦来公司、客栈和悦升煤矿。期间取得总督府官烟局特许权,经营鸦片。在青岛租借地,同时进行鸦片贩卖的,还有刘子山。这让丁敬臣和刘子山的早期创业史,充满了利益交错的纠缠。
伴随着江苏、浙江、安徽、江西四省同乡会组织三江会馆的建立,丁敬臣在公共事务中的话语权也逐渐增大。1908年德国总督发起公举参议督署中华董事,由各商会举派四人充任督署信任,以协议华人事务,丁敬臣成为其中之一。1908年10月21日至24日,山东巡抚袁树勋访问青岛。10月24日,丁敬臣在三江会馆以青岛商会会长名义为袁树勋举行早餐会,德国青岛总督特鲁泊和两位随员应邀到会。丁敬臣致欢迎词云:“今天,欢乐和荣幸充满了青岛商会,我们很荣幸的欢迎两位总督大人,以及诸位官员和商人。贸易非常依赖于商人们自己的经营之道,但是也离不开政府的保护和支持。青岛的贸易由于有特鲁泊大人多方面的促进每年都在上升,我带着对未来的强烈希望,欢迎袁大人被任命为本省的最高领导。袁大人此前有机会在上海的四年任期里,亲身了解了贸易的意义和贸易的需求。袁大人在特鲁泊大人这里作客,将使中国和德国之间的友好关系更加牢固、更加友好。两国之间的良好关系,对于青岛发展成为一个商业中心,只会起到好的作用。让我们举起杯,祝愿两位总督之间的充满理解的互动,在当前也在未来,能一如既往地促进青岛和山东的商业发展。”
辛亥年后大量逃亡的晚清头面人物进行青岛,丁敬臣通过青岛特别高等专门学堂总稽查蒋楷的引荐,与这个群体建立了广泛的联系,并成为他们在德国租借地的利益代表者。与此同时,1912年9月孙中山访问青岛的时候,丁敬臣也在三江会馆主持了对这位革命者的欢迎会。不过,和广东会馆乡人的热情比较起来,参加三江会馆会面的商人,对孙中山的到来仅仅表现出了礼节性的客套,没有任何资本支持上的允诺。
1914年冬天日本取代德国成为青岛的控制者,没有丝毫影响丁敬臣的上升轨迹。随后,其出任青岛中华商务总会和改组的青岛总商会的会长。据《顺天时报》的记录,1915年9月30日,重新组建的青岛总商会曾假春和楼盛宴款待日本占领军长官,极尽逢迎之能事。接下来,在商会这张信奉“有限合作”的商业弹簧床上,丁敬臣和代表刘子山利益的成兰圃,进行了一番角逐。
一波方平,一波又起。1922年北洋政府收回青岛主权后,丁敬臣以永裕盐业利益看护者的身份,又与本地商人隋石卿发生了一轮纷争。双方为争夺盐田,恐吓威胁、请愿游行和法庭诉讼无所不用其极,甚是热闹了一番。不过,商业上的利益攫取是一回事,公共事业的平衡参与是另一回事。就这同一个群体的若干代表者,在1928年赵琪主持出版的《胶澳志》中,将丁敬臣与傅炳昭、包幼卿、周宝山、成兰圃、胡存约等华商在“青岛开埠之始”的过往,给予了“稍能自振代表同业以参预市政者”的评价。但也就在这期间,作为商人利益代言人的丁敬臣,与一名本地新闻人的死亡,直接发生了关系。
在1929年《青岛行名录》的中,丁敬臣的产业登记信息为丁敬记商行。这一时期丁敬臣居住在山东路1号。山东路是后来统称中山路的南北大街的北段,本土华商的发源地与聚集地。早年青岛几乎所有的商业传奇,无不与这里息息相关。山东路的任何风吹草动,半个城市顷刻间便会惶恐不安。
贺伟新近出版的《风雨半城山•刘子山传奇》显示,青岛本土商人之间的相互竞争,其实并没有破坏平衡关系。比如在丁敬臣与刘子山被渲染成具有排他性的商业争夺之外,刘子山后来的东莱银行总经理吴蔚如,就收了丁敬臣的侄子做女婿。而为了青岛国货公司的建立,1933年4月19日刘子山的儿子刘少山在乘船抵达青岛的第二天,就在东莱银行青岛分行经理顾逸农的陪同下,专门拜访过丁敬臣。
伴随着1938年1月日军对青岛的占领,丁敬臣的光荣史戛然而止。大阜银行、悦升煤矿、兴发公司作为其“审时度势”的附敌证据,标志了丁敬臣堕落史的开始与终结。一代商业领袖最后的欲望驱动,令人禁不住发出一声长叹。这一时期,居住在大学路的丁敬臣,似并不乐意过分地张扬个人生活。他像一个看透了世间百态的长者,警惕地享受着菲菲雨季的闲适,仿佛这就是他的真实人生。
战后,在国民政府展开的肃奸运动中,丁敬臣因与李先良的流亡政府有过联系,开始并未遭到惩处,甚至成为“接收委员”并一度担任财政局长。后来在一系列复杂的侦讯审判中,给丁敬臣掩饰罪状与说情营救活动一直若隐若现,直至1949年丁敬臣去往台湾,一场汉奸案便也不了了之了。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青岛方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延吉路148号 邮编:266034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7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