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档案信息网
|      首  页      |   政 务 公 开  |   馆 藏 介 绍  |   业 务 工 作  |   法 规 标 准  |   征 集 工 作  |   教 育 培 训  |   利 用 效 果 | 
|   青 岛 史 学  |   数 字 青 岛  |   青 岛 大 事  |     特 藏 室    |   藏 品 鉴 赏  |   历史知识库  | 数据化资源库 |   数字档案馆 | 
|   照 片 银 行  |   视 频 青 岛  |   学 者 文 库  |     老 青 岛    |   青 岛 风 情  |   青 岛 景 观  |     展 览 厅    |     English   |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青岛档案信息网 > 青岛风情 站内搜索
首任胶澳督办熊炳琦:第一个被赶走的青岛市长!
撰稿:台东镇网 特约撰稿 田野   发生时间:2016-11-08
【字号: 【打印】 【关闭】

    从1897年德国出兵侵占胶州湾开始,青岛遭受了25年的德、日帝国主义殖民统治。1922年12月10日,中国正式收回胶澳(青岛),这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被收回的城市。胶澳回归后,开为商埠,设立胶澳商埠督办公署。那么,首任胶澳督办,也就是青岛最高行政长官是谁呢?他叫熊炳琦。

    需要说明的是,熊炳琦是山东省省长,这个胶澳督办是兼任的。不过,他只干了一年半,就辞职了。

    他是首任胶澳督办

    青岛回归前夕,北洋政府总统黎元洪颁布了《胶澳商埠暂行章程》,决定将青岛改为胶澳商埠,设立胶澳商埠督办公署,设督办作为最高行政长官,直接隶属中央。随后,颁布《青岛市施行市自治制令》,拟成立青岛特别市,使青岛成为中国第一个由国家以法令形式宣布设市的城市,但由于军阀混战和高层意见不一,导致自治令迟迟没有公布。于是,胶澳商埠督办公署一直代行着市政府的职权。1922年12月至1925年7月,胶澳督办更换过五次,第一任督办就是熊炳琦。

    熊炳琦是什么来头?何以能成为首任胶澳督办呢?

    熊炳琦,字润丞,1884年出生,山东济宁人,世居济宁城区熊家街。据说,熊炳琦早年聪慧,本打算通过科举走仕途,但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科举制废除,于是他辍学经商。熊炳琦来到兖州城里估衣市街(中御桥西)延盛估衣店,跟着亲戚学生意。有一次,他不小心把店里的茶壶打碎了,受到斥责。熊炳琦自尊心较强,当下负气离开,前往招兵处报名当了兵,这才得以遇见他的恩人曹锟。

    说来也是巧合,当时正赶上袁世凯奉旨在天津小站练新军,熊炳琦因为善书小楷,被袁世凯看中,提为司书生,后来又保送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此后,他到天津武备学堂炮兵科和参谋学堂(北京陆军大学前身)学习,毕业后被派在北京禁卫军参谋处任二等参谋,后升任少校参谋,曾三度赴日本考察军事及观操演习。

    熊炳琦在北洋军中跟直系走得很近。直系军阀的首领冯国璋、曹锟都很器重他。熊炳琦先是深得冯国璋的信任,被委以直隶都督府参谋长、江苏都督府参谋长、北京陆军大学校长。后来,又得到直鲁豫巡阅使曹锟的赏识,收为亲信,被委任为直鲁豫巡阅使署参谋长。

    青岛回归前夕,北洋政府主要由直系控制 ,所以熊炳琦才得以在山东施展拳脚。1922年,曹锟特派他的参谋长熊炳琦接任山东省省长,以便颐指气使,遥控山东。熊炳琦遂于1922年9月30日走马上任。需要指出的是,熊炳琦的第一个身份是山东省省长,胶澳督办乃是兼任。熊炳琦要坐镇济南,无法在青岛亲理政务,便设个坐办一职,由亲信龚积柄充任,代行督办职权。

    协助王正廷接收青岛

    熊炳琦当上首任胶澳督办并非没有阻力,当时直系的得力干将吴佩孚就不支持他,吴佩孚支持“鲁案”善后督办王正廷为首任胶澳督办。

    看到这里,可能有人要问了,什么是“鲁案”?答案是:1914年8月因日本出兵山东酿成“山东问题”,巴黎和会不仅未能解决这一问题,反而作出了让日本继承德国在山东权益的决议,从而激起了中国人民的激烈反对,中国拒签对德和约,此问题遂成为未决悬案,这一悬案在历史上称“鲁案”。当然,青岛和胶济铁路的主权也属于“鲁案”范畴。

    这个王正廷原是北洋政府官员,因拒绝在巴黎和约上签字,被北洋政府任命为“鲁案”善后督办,负责接收青岛事宜。他很有外交才干,在对日交涉方面,做了很大的贡献。可是曹锟对王正廷并不感冒,熊炳琦最终谋得该职。

    熊炳琦兼任胶澳督办后,前期主要是协助王正廷接收青岛。据青岛市十大藏书家、青岛市博物馆原副馆长王桂云老先生介绍,熊炳琦为接收青岛做了三件事:将中国海军舰艇“楚同号”、“海筹号”调抵青岛港。在坊子(今潍坊)先行组建治安部队,名为“胶澳保安警察部队”;1922年11月30日,胶澳保安警察部队从坊子乘火车抵达青岛,分驻青岛市区、台东镇和李村区,并在馆陶路的太古洋行旧址设临时警察厅。日本为了给中国接收青岛制造障碍,勾结盘踞在崂山的以孙百万和马文龙为首的一股土匪,制造事端,企图把水搅浑达到赖在青岛不走的目的;而王正廷和熊炳琦则招抚了“孙马匪帮”,收编为“胶东游击支队”。

    1922年12月10日,中日双方在青岛举行了交接仪式,中国正式收回青岛主权。归还青岛的仪式在胶澳商埠督办公署门前举行。鲁案善后督办王正廷、山东省省长兼胶澳督办熊炳琦与日本青岛守备军司令由比光卫出面举行仪式,在仪式进行之前,中日双方代表在督办公署内,就交接事宜作了最后商定。中午12时整,当午炮鸣响之时,日本国旗降下,在军乐声中,中国北洋政府的国旗徐徐升上了胶澳商埠督办公署大楼的上空。至此,被德国、日本强占26年之久的青岛,经过中国人民的努力抗争,终于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青岛回归之际,王正廷曾对青岛寄予厚望。他在济南召集各界报告“鲁案”会议经过情形称:“但使管理良善,商业发达,为国家多存一分主权荣誉,使将来成为东亚第一商港,则鄙人之所厚望者也……上海为全国商业之最,今青岛可驾而上之。将来铁路修通联运规定,必为第一商港无疑……总之,青岛发达,即山东发达,山东发达,即全国发达。故必合全国之力为之,使发展一无遗憾,此则鄙人所希望者也。”可是熊炳琦主政之后,青岛发展得到底怎样呢?答案是:并不好。

    搜刮青岛民财为曹锟“贿选”

    作为首任胶澳督办,熊炳琦本来面临着难得的历史机遇,只要他一心为公,发展青岛,很有可能在历史上留下美名。可他却只顾着政治私利,大肆搜刮民财,没能给青岛带来繁荣。

    青岛市史志办史料显示,熊炳琦上任后,为了讨好日本,首先密访日本驻青岛总领事,并公开其施政方针是:“一、先使与外国人融合;二、确立青岛永久治安之策;三、前二案成立后,使外国资本家投资于青岛。”这些方针,导致日本势力在青岛的扩张。据王桂云老先生介绍,当时日本在青岛的势力很大,不仅有产业和侨民,并拥有武装。熊炳琦与其互相勾结,搜刮民财达50万元,并将胶澳商埠官办的屠兽场和胶澳电气公司改成“中日合办”,从中获利百万余元。熊炳琦还计议将青岛港口设备、市区公产、土地和胶济铁路的机车等抵押于日本,以换取1300余万元的巨款。其密谋泄露后,引起强烈反对,才被迫中止。

    话说回来,熊炳琦搜刮这么多钱干什么?为了报答曹锟。此时,曹锟是直系军阀的首领,直系控制了中国10个以上的省份,成为中国实力最强的军阀。有了这个实力,曹锟就开始惦记与之匹配的位子,他想当中华民国大总统了。恰逢当时大总统黎元洪辞职,曹锟终于逮着机会了。

    曹锟想当大总统,可国会的议员并不买账,参与人数一直达不到法定人数。1923年9月9日举行总统选举预备会议,凡参加的议员发给出席费200元,抱病在身仍坚持出席的,还发医药费。即使如此,来开会的人还是不够法定人数。选举预备会告吹。眼看10月5日大选日已经迫近,曹锟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于是,曹锟指使熊炳琦抓紧搜罗钱财,用来买选票。

    《北京日报》2016年1月26日的《曹锟贿选》一文提到:据当时的《北京报》报道,一位参议员描述,每天晚上,甘石桥114号俱乐部都有百十来个议员聚会,主事的熊炳琦、王毓芝更是每夕必到。俱乐部不但为议员们提供了二十多套鸦片烟的烟具,麻将、扑克等赌具也应有尽有。议员们在俱乐部里喷云吐雾、呼卢喝雉(指赌博),据说每天晚上的输赢都在一万金以上。这样混乱的会场,自然谈不得什么正经事。后来,熊炳琦等人又分期分批地约见可以任事的议员。核心议题是让各位议员凭着自己的省籍、团体和私人关系,尽量拉议员回京参加选举。至于报酬,熊炳琦说:“不妨推开后壁说亮话,每人赠送五千元。”其实,5000元只是最低票价,各团体首领或有特别贡献者还会更多。就这样,选票算是一张张买来了,10月5日,总统选举如期举行,当天签到人数达593人,超过法定人数。曹锟得480票,如愿当选为大总统。可熊炳琦为了帮曹锟买选票,在青岛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啊?!

    熊炳琦的行径自然让青岛老百姓怨声载道。加上刚接任“直鲁豫巡阅使”的吴佩孚本就看他不顺眼,于是借口熊炳琦不愿负担每年高达百万元的海军军饷,一再保荐其蓬莱同乡、原交通总长高恩洪担任胶澳督办。对吴佩孚的要求,曹锟没法否决。1924年4月,熊炳琦在内外夹攻下让位给高恩洪。

    1924年9月,冯玉祥倒戈,发动“北京政变”,囚禁曹锟。随后,熊炳琦辞去山东省省长之职,此后到天津经营兴中公司,后投资东亚毛呢厂,任董事长。1937年,日军占领天津后,熊炳琦拒绝出任伪职。解放后,他当选天津市人大代表,1959年病逝。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青岛方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延吉路148号 邮编:266034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7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