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档案信息网
|      首  页      |   政 务 公 开  |   馆 藏 介 绍  |   业 务 工 作  |   法 规 标 准  |   征 集 工 作  |   教 育 培 训  |   利 用 效 果 | 
|   青 岛 史 学  |   数 字 青 岛  |   青 岛 大 事  |     特 藏 室    |   藏 品 鉴 赏  |   历史知识库  | 数据化资源库 |   数字档案馆 | 
|   照 片 银 行  |   视 频 青 岛  |   学 者 文 库  |     老 青 岛    |   青 岛 风 情  |   青 岛 景 观  |     展 览 厅    |     English   |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青岛档案信息网 > 青岛风情 站内搜索
那城·那事·那人一位德国“老乡”的青岛往事
撰稿:青岛日报/青报网 作者:李魏   发生时间:2016-12-07
【字号: 【打印】 【关闭】

    2016年10月21日晚,德国波恩大学地理学院教授威廉·马察特博士(Prof.Dr.Wilhlem Matzat)在波恩去世,三天前他刚刚度过86岁生日。两天后,远隔重洋的中国青岛,本土文史学人自发聚集,送别这位德国老人,他们亲切地称他——“青岛人马维立”。

    在威廉·马察特教授的德国护照上,出生地一栏是Tsingtau(青岛),马维立是他的中文名字,也注定了他与青岛千丝万缕的联系。他1930年出生于青岛,在这里成长,直至16岁返德。在青岛的青年后辈眼中,马维利是一座图书馆,装满了青岛的历史过往和对这座城市的真情挚爱,尽管此后他与这座城市睽违了32年,但身为历史地理学教授的他,却从未放弃过对青岛早期城市发展史和德国侨民在青岛的日常生活的研究。他将对一座城市的追忆和眷念,寄情于不间断的历史研究当中,如他所说:“中国山东青岛,这是一个围绕我一生的话题。”

    他从未忘记自己心爱的故乡青岛和它的方言

    1930年10月19日,马维立出生于青岛,他的父母都是德国信义会派驻中国的神职人员。他在青岛和即墨度过童年与少年时代。父亲在马维立出生这一年去世,他和哥哥一直跟随母亲生活,直到1946年,母亲因交通意外故去,马维立与哥哥返回德国。

    那是马维立记忆中最黑暗的章节,他曾回忆说:“我的父母都葬在青岛。母亲因车祸去世,肇事者是两个外国人,波兰人。在一条昏暗的巷子里。我和我的哥哥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1946年夏天,很多德国人被疏散。美国人说,德国纳粹应该回老家去。我和我哥哥就报了名。当时哥哥刚中学毕业,德文学校也关门了……”

    1946年夏天,马维立和哥哥乘坐美国人的船回到德国。马维立成长为威廉·马察特教授,他出版了一系列有关青岛的著作,其中《单威廉与青岛土地法》2010年已由青岛出版社出版,该书的译者是上海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城市设计研究中心设计总监、德国斯图加特大学工程学博士、青岛市南政协人文历史研究会理事金山。

    马维立教授的《单威廉与青岛土地法》(金山译2010年青岛出版社出版)。

    1978年,马维立在中国国门重开的第一时间回到青岛,与妻儿共同寻找儿时的生活印记。他记得从龙山路7号(今龙山路14号)到济阳路6号再到观海一路、福山路……数次搬家;同样在他的记忆里,因为母亲经常要外出,他5岁前一直是由一位保姆李大婶照顾。所以马维立虽然不会汉语,李大婶的青岛方言,却依然萦绕在他记忆里,时不时还能说上几句。1978之后至2008年,他几乎每隔一两年就会返回青岛,直到身体再不适宜做长途旅行。

    即使是这样,青岛人马维立也不能停止对青岛的关注。他时常电邮青岛的朋友,对今天青岛的发展异常关切,青岛的研史者王栋告诉记者,2008北京奥运会之前,马维立教授曾问他青岛火车站改造的情况,并特别让他去拍一些照片发给他,他还一直询问黄岛的中德生态园的建设进展。多次询问那里的进展。

    他尽其所能帮助青岛人找到确切的历史答案

    退休后,马维立开始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对青岛历史的研究。2003年,青岛的研史者王栋与马维立教授相识,令王栋没有想到的是,一个偶然和冒昧的邮件,居然让他们在之后的14年里成了名副其实的“忘年交”。

    2005年9月22日,马维立教授与王栋的合影。

    “每次给马老写邮件,我都会提许多问题给他。以至于他常常抱怨:‘你看你提给我的问题这么多,我整个一下午的时间都在回答你的问题,别的事儿什么也没干。’嘴上虽然这么说,他却仍然耐心地解答我的所有问题,并且他的答案都会有严谨的出处和史料支持。这十几年来,除非马老不在波恩的家中,我们几乎每周都会互通邮件,至今已经有上千封之多了。”

    在无数次的交流中,马维立对这座城市发自内心的挚爱和对过往如数家珍的渊博了解,让王栋这个生于斯长于斯的青岛人除了钦佩,更为之感动。2005年、2007年和2008年,马维立教授三次来青岛,都专程与青岛的历史研究者们见面交流,很多学者记得老先生夸赞大家的话:见到这么多喜欢青岛历史的年轻朋友很高兴。我了解,在德国现在不会有这么多你们这样的人。”

    王栋说,马维立教授对这座城市的最大贡献在于他可以无私、无偿地尽其所能,用他所掌握的知识储备和收藏的众多史料,对这座城市许多经年未决的历史错误进行勘误澄清,让历史回归清源正本的真实面目。他讲有一次,马维立教授的一篇文字在媒体发表,报社希望可以通过某种形式将稿酬寄给他,他却说,自己不需要任何报酬,“看到你们在青岛历史研究上的进步与成果,让我这个‘青岛人’感到高兴就足够了。”可以说,青岛文史研究者这些年来在青岛早期文史研究方面取得的进展和成果,有很大一部分要归功于马维立教授。

    2007年9月28日,马维立教授夫妇与青岛文史学者聚会合影。

    学者李明曾在一次简短拜会时,将自己的一本著述《画说青岛老建筑》送给老人。马维立表示,回到德国,会认真看。鉴于老人对汉语的生疏,李明当时更愿意相信这是教授的客气。不想,没过多久老人就发来消息,一番称许之后,直言纠错(包括不确定的记述),李明说:“单是看马维立老人纠正错误的信,并进行核对,我就花了3个小时。而29处错误中,有17处以上是此前我们完全不知道的。”老人的认真让李明动容,他说,“这不仅仅是一个人对一个城市的感情和依赖,也是一种态度和方式。这样的东西,或许正是我们所缺少的。”

    马维立教授的长子Mathias Matzat先生说,“父亲用他对青岛的深深了解去帮助那些希望知晓答案的人们,这也是他最大的乐趣。同时,也让他在生前,特别是人生最后十几年的岁月中始终保持忙碌与活跃。”的确如此。

    他在青岛的生活细节年老时依然历历在目

    2005年,一位居住在德国波恩的青岛人在青岛日报发表署名文章,这位名叫克里斯蒂娜的女士专程去拜访了马维立在波恩的家,发现了整整一面书架有关青岛的书籍。那一次,老人很开心,表示将在9月中旬与柏林国家历史博物馆的馆长一起,到青岛参加“德国与青岛历史文化论坛”。对于曾经16年的青岛生活,更是记忆犹新,诸多细节令人无比震动。


   
2013年9月,戴姆勒-奔驰公司来华100周年,马维立教授接受德国媒体的采访。

    1922年,马维立的父母来青,先在即墨一带工作。家里有一管家兼厨师,叫侯德光。2005年,王栋曾陪同老人,去看望了侯家的后人。平日里他们吃的都是自己做的面包,但是一周里准有一次中餐:馒头,窝窝头,豆芽,龙口粉丝,还有炒土豆片。那时候,家里有一台美国造的机器,专门用来切土豆片。这台机器一直被侯德光的家人保存至今。

    那时,青岛有德文学校,专门给德国人的孩子上课。所以他接触中国人的机会都在家里。妈妈每次总会穿上中式衣服出门,家里也常常有带着孩子来的客人。马维立最要好的中国小伙伴是一位叫ClaraPu的广州小女孩,他们在一起用英文交谈玩耍。有时候他和中国孩子们一起在街上踢足球。最有意思的是,马维立爱吃韭菜馅的饺子。他常和别的孩子比赛,看谁吃的饺子最多。

    在1945年二战结束之后,马维立所在的德文学校被要求必需开设中文课。在这一年的时间里,他一共学了241个生字。过去70年,还记得其中的一半。  

    青岛的海给马维立留下了美好的回忆。当时,在青岛的每个德国家庭,在第一海水浴场都有自己的更衣室。夏天的时候,妈妈和从德国来探亲的舅舅带他们到“一浴”洗海澡。从1938年到1945年,马维立一家搬了四次家,从今天的龙山路14号、济阳路6号、观海一路到福山路,住过的街名到老都还记得一清二楚。那个时候,他们家旁边的房子里住着日本人、韩国人、美国人,还有英国人。街的对面住的是中国人。

    回到德国的马维立自己创建了一个小型出版社,专门出版有关青岛和山东的书籍。他还为一些曾经在青岛生活、居住,并为青岛发展作出过贡献的德国人编写了传记。这或许就是他所说的,“中国—山东—青岛”这是围绕他一生的话题。

    王栋说,对于马维立教授来说,离去或许也是解脱和释然,他终于又可以回到一生挚爱、魂牵梦萦的青岛,回到长眠于此的父母身边,回到他那些儿时玩伴和美好的记忆里……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青岛方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延吉路148号 邮编:266034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7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