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档案信息网
|      首  页      |   政 务 公 开  |   馆 藏 介 绍  |   业 务 工 作  |   法 规 标 准  |   征 集 工 作  |   教 育 培 训  |   利 用 效 果 | 
|   青 岛 史 学  |   数 字 青 岛  |   青 岛 大 事  |     特 藏 室    |   藏 品 鉴 赏  |   历史知识库  | 数据化资源库 |   数字档案馆 | 
|   照 片 银 行  |   视 频 青 岛  |   学 者 文 库  |     老 青 岛    |   青 岛 风 情  |   青 岛 景 观  |     展 览 厅    |     English   |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青岛档案信息网 > 青岛风情 站内搜索
为了忘却的记忆
撰稿:王栋  
【字号: 【打印】 【关闭】
     时间流逝和被岁月打磨的记忆,常常会将一些重要的东西湮没,比如60年前的10月25日,比如在那个非常时刻的青岛。在今天,恐怕已经没有多少生活在这座城市中的人,还会记得这个已经变得很普通了的日子。然而,当我们拂去沉积在记忆上的尘土,却依然能够发现这一天所承载的意义。实际上,1945年10月的25日,1945年10月25日的青岛,至今仍在影响着我们这座城市,影响着生活在其中的人们……
    
    

    
      让我们的思绪再次回到半个多世纪前的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在美国相继在广岛和长崎扔下两个原子弹后,宣布无条件接受《波茨坦公告》并以广播的形式发布了“停战诏书”,第二次世界大战自此正式结束。按照国民政府的受降公告,青岛地区被划为第十受降区,受降长官为第十一战区副司令长官李延年。日军投降仪式则定于1945年10月25日在汇泉跑马场举行。然而,当10月20日,李延年飞赴青岛,准备主持当地受降仪式时,于9日率部在青岛登陆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第六师谢勃尔少将突然宣布将由他代表蒋委员长主持青岛受降。谢遂命令日本驻军司令官向其投降,而作为山东受降长官的李延年只能派军政部特派员陈宝仓中将代表其参加仪式。就这样谢勃尔越俎代庖地和陈宝仓主持了青岛日军的受降仪式。
    
      根据散布于各种文献中的资料,我们大致可以较为详确的追忆60年前在这个秋高气爽的中午历时两个小时的受降仪式经过。当日出版的《青岛公报》上曾这样记载到,“青岛地区受降典礼,已由盟我双方布置就绪,定今(二十五日)上午十一时(陪都时间十时)假汇泉跑马场隆重举行。奉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委员长命令,由美海军陆战队第六师谢勃尔少将司令及我方代表军政部特派员陈宝仓中将主持,并有陆军总司令部李少将振汉、岳少将制量、第十一战区副司令官前进指挥所驻青办事处唐处长君尧、海军余少将振兴、粮制特派员张少将进菁、及黄少将仁霖等参加。盟国代表人员为劳克少将、麦克昆上校、劳德上校、威廉中校以及阿当中校,盟国海军陆战队第六师将兵全体参加担任警备,至于日方则由青岛日军司令长长野荣二为投降代表。此外,我国方面被邀参加之各党政治领袖均于上午八时在市府集合……”(10月25日青岛公报)
    
      由木料简易搭制的典礼受降台设在北汇泉广场的中心。台上分别树立中美两国国旗,台前部中央设长桌一张,桌上摆放带签字的受降书十份(这份投降书共11页,前3页为英文,后8页为日文)及水笔、毛笔、墨盒等文具,“桌后是受降官谢勃尔和陈宝仓的主座。主座后面的32把座椅分列两排,为参加仪式的中、美高级军官所备。台下前方设一桌,供摆放日军投降代表呈献的战刀,左前方为新闻记者席,右前方为日军投降代表立候处。受降台左前方不远处排列有美军坦克40余辆、卡车及通讯车各百余辆;右前方排列卡车及通讯车各百余辆,榴弹炮40门、高射炮15门。军乐队居中,左右两侧各有步兵三队,另外,美军飞机6个中队在青岛市上空飞行,并不时掠过会场。”(10月26日青岛公报)此外,青岛市长李先良、国民党市党部主任葛覃及各局局长亦出席。还有中方记者团10余人及美军情报部报道团、美联社、芝加哥论坛报记者参与此次典礼的报道工作。
    
    

    
       据报载,当时在典礼开始前很早就有市民陆续到场,不但会场所设的看台上坐满了人,最后连周围的场地也已经人声鼎沸。11时,军乐队奏乐,陈宝仓与谢勃尔乘车抵达,双方在握手后相偕走上受降台就位。日军投降代表第五独立混成旅团长长野荣二少将等11人,也乘车来到会场,并由美宪兵引导来到受降台前等候。受降典礼开始后,在军乐队高奏中美两国国歌,长野走上受降台双手向受降官鞠躬呈献佩刀,台下其他10名日本海陆军官也解下战刀,依次鞠躬呈献,摆放在桌上。献刀完毕后,陈、谢二人分别用汉语和英语宣布接受日方投降,随后,长野荣二在准备好的十份受降书上分别用日文和英文一一签字,报载,长野在签字时“面容惨淡手颤不已”,接着,陈、谢亦在降书上签字。签字完毕后,长野手捧降书退下。此时,会场上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美军乐队高奏海军陆战队赞美曲。至此典礼完毕,时下午1时。
    
      受降典礼结束后,收缴日军的武器装备、军用物资、军事设施、调查搜集罪证、逮捕战犯等工作随即开始。在青岛地区共逮捕日本战犯36人,并解送第十一战区司令长官部的军事法庭。
    
    

    
      在典礼之后的10月28日,青岛民众日报馆出版了一份《民众画报》,以图片的形式全面报道了整个受降仪式的经过。在该刊副版有一篇署名枫,题名《写在受降典礼之后》的社论似乎可以作为这篇青岛受降典礼60周年纪念的结语中:“胜败固然是兵家常事,可是胜利必有胜的道理,败也有败的原因。‘骄兵必败’在这个四个字上早已看出日本必败的道理,当其发动所谓‘大东亚战争’时,海、陆、空军之一起举动,真像似‘大东亚共荣圈’的迷梦即可实现一般。各沦陷区的日军民真有不可一世之概。‘得到多助失道寡助’‘以不变应万变’卒使敌人俯首,中华民族复兴,不知在举行受降典礼时的日军人是否已具悔过之心,抑且尚有心口不一的存念?事实已摆在面前,公理正义终于战胜强权……即使再有敌以无礼的侵略,破坏和平,其必将自取灭亡……”(10月28日民众画报)
    
    
    本文部分内容参考:【老兵的回忆】的网络文章《抗战胜利青岛受降记》及青岛档案信息网的有关资料,特此感谢!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青岛方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ICP证号:鲁ICP备18013060号-1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延吉路148号 邮编:266034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709号